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回乡偶遇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动车,终于到达了海边的小城。

小城的公交车是投币的,出门的时候望着一堆硬币发了一会呆也没想起来带上几个,这下可好,幸亏女伴带着零钱,小城的公交车里面挺破旧的,人多,气味很杂,有多日不换的冬衣散发出的汗臭、有地板的缝隙里挤出来的海鲜的腥味、也有粉尘进入鼻腔引起的刺痒。总之,在温柔的阳光下,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

晚上是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之前,我们到了小城中学附近的图书馆,离开这里才没一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回来了。冬天的馆内依旧是冷,只有几盏叫做“小太阳”的取暖扇。朋友们还是很熟悉,只是中午竟没人做饭,不过也好,可以趁此去吃一直想着的面,可是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吃了三碗大排面。

婚礼很热闹,见到了几乎所有的大朋友,新郎很忙,礼物都没能直接给他,后来还是带了回图书馆。婚礼上有好多小朋友,所以场面有些混乱,不过新郎新娘还是很幸福的,不过要是我结婚,肯定不会搞这种婚礼了,还是自助餐式的省事一些。婚礼结束后几个人要准备去新郎家的KTV唱歌,但是周五没优惠也没人请客最终还是算了,也没有去闹洞房。回到馆内有个小朋友在看《东京食尸鬼》,不过她坚持叫《东京喰种》。婚礼还是很开心的,新郎在从岳父手里牵过新娘的手的时候音乐很动人,莱昂纳多·科恩和诺拉·琼斯的嗓音在吵闹的人群上空盘旋。

第二天起床太晚,睡前看了一会工作的东西,上次出去玩,两天没有怎么去看工作上的事,一上班差点忙死。起床后去理了个发,小时候两块五吧,那天却花了二十五,不过理发店旁边的麻辣烫还是老味道,同来的姑娘婚礼当晚就回去了,要不可以一起来回味这里的麻辣烫。下午不出意外的遇到了小我九岁差一天的姑娘和“偶尔”路过的少年,他们那些新鲜的高中生叽叽喳喳,跟上初中的时候一样。不过我现在很难再写出你说的那种“水灵灵”的文字了,因为现在的生活变得与往日不同。

第三天要回去了,第三天也是一个美好的晴天。下午看到那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又一个人来借书了,她爸妈把车停在外面,小小的自己一个人到馆内借书还书,看的人心里都融化了。下午收拾好行李后被一个熟悉的小小姑娘黏了半天,再无聊的游戏在她眼里都是那么有趣。她妈妈来接她的时候我也该走了,走的时候那帮家伙还在办公室讨论工作。

路上遇见了第一次来这个小城时认识的少女,看着风风火火的,问起进来的情况,她说一般。一般已是很好了,时间不多,一个去准备考试,一个去找辆空的出租车。她现在不怎么联系我了,看来是真的长大了,可能世间存在那种名为缘的东西,现在我和她的那个有跟新桓结衣一样的温暖笑容的表姐关系变得很尴尬起来。

去火车站涨到了三十,唉!


查看全文

最后还是照例说一下自己的2015梦想

2014年貌似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纪念的.

2014你的1月,我们做了一期冬令营,那段时间很开心,有些人在14年又见到过好多次。当时不知道以后竟会发生那些事情,只记得阳光很好,大家很美。

2014年的2月,我从山东回到浙江,大年初九那天在济南长途汽车站坐车到东营,东营有一个朋友是大学时一同学双学位的哥们,刚从云南复员回家。那天的车站飘着细雪,北方的雪都有点锋利的边角,落在地上白如沙。当到了东营的时候天很冷,但没有雪,在朋友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是黑乎乎的,霜如刷在墙上的白灰附在所有的固体表面,然后朋友去上班,我就去了车站。在发往济南的客车开动之前有一个白发老人送一个黑发老人上车,两人说着家长里短,说着今天你回去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这时候我的手机又不工作了。等我摆弄好之后是几条未读的短信,来自一个女孩子。手机一直断断续续的罢工,有一些短信也没法回的很清楚,在坐上回杭州的动车之前终于在KFC里用一把水果刀修好了它,但有些事情只靠短信也没法说的很清楚。

路过杭州的时候正好下着雪.走在雪水之中,脚有些冰凉,入住旅店的时候是晚上八九点的样子,住了一晚就回到了三门。

2014年的7月24,喜欢上一个姑娘是在三门的一条河边。那天是《后会无期》的首映,大家在电影院听完整个主题曲。那天回来的路上充满了雨季的躁动。那天离我离开还有9天。9天内回到了少年时代,爱情的困扰让人沉浸于莫名的忧伤之中,每天在夏令营、立人大学、她之间颠倒,夏令营到处是她,立人大学也会是她,她却真的会出现在我面前。有一天中午跟她坐在一块,我说,即使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坐着就十分美好,她那时候笑了。

8月在北京,每天都会写当天的感受,关于北京、关于立大、关于爱情。8月的一天晚上,我们一群人骑车去三联书店,从天安门前骑过的时候正是深夜十二点,长安街的自行车道很宽,十几个人可以并排着骑过去,那时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的不真实。那些天认识了好多有趣的小伙伴,见到了很多偶像级的人,但是也翘了好多课去找明早离开北京的女神朋友、跟一直未见的公益圈的朋友吃东北菜、跟大学里一起喝茶的朋友在南池子大街的某个院子里扯淡。

8月回了家,到处都是高高的玉米,在猪圈旁白的吊床上坐了一下午,风往南吹的时候带着羊骚味和猪粪味,周围没有蝉鸣,只有偶尔的狗吠和千百只鸭子呱呱的背景声。我坐在那里半睡半醒,看着一只硬币大的蜘蛛在一旁结网。当我被我妈骂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尾巴了,作为一个无业游民,在村子里是没法获得承认的,所以明天就走吧。

反正是无业游民,虽然没钱,但有的是时间。先到济南,跟大学的一个同学在咖啡馆聊了一下午,花掉了一些“科研经费”吃了一顿家乡饭。第二天跟一大哥在他的住处聊了一会儿,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那个月的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还以为不过是关几个分馆而已,人怎么会抓呢?所以当天晚上跟一妹子吃完串儿在大明湖边溜达的时候只讨论了一些关于理想的话题。离开山东最后一站是济宁,一个灰蒙蒙的北方城市。那里的小伙伴很豪迈,那天一起啃羊腿的姑娘后来回到了三门一段时间,那天忙忙碌碌的职业女强人现在仍然走在职业女强人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婚。

2014年9月,我来到杭州,开始工作和生活。当时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正好一个认识两年的朋友与我同时来到杭州,中秋节没吃月饼,却是跟她以及她教会中的兄弟姐妹一起过的,当晚很开心,听了一些故事,当时聊起立人的时候人还是自由的呢。杭州还有很多人要拜访,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因为工作繁忙,而且也喜欢那种被工作包围的感觉。

11月的时候终于有时间见了喜欢的姑娘一次。晚上坐火车回杭州的时候心情还算正常,回到杭州已是深夜,坐着低空飞行的公交,心里慢慢地凉了下去。她还是对我笑,但明显的隔阂如透明的厚玻璃,这种忧伤是带着寒气的,我养的那盆薄荷慢慢地开始枯萎,慢慢地失去了活力。有一天我又买了一株,带到公司,现在长得生机勃勃,所以爱上工作更容易一些。上下班听着音乐,看着Kindle,回来玩会儿游戏或者直接忙工作直到一点多甚至两点。但她的名字跟少年时代喜欢的另外一个名字交叉在了一起,偶尔会冒出来,却是同样的脸,直到把电脑壁纸换掉。

2014年12月,生活无新事,只是没有钱和没有女朋友让我妈很担心。

最后还是照例说一下自己的2015梦想:1.成为周露丹的男朋友;2.小影能成为一款千万级的应用。


查看全文

水池问题

    当我准备写点什么去总结过去的几天的时候已经接近22号的凌晨1点了,看来明天不会醒的足够早,明天晚上也就回来的不够早了.

    过去的一周里,天天早上起的很晚,有一天早早的醒了,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冷的有些烦,再从被子底下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杭州的天气开始慢慢地低了.天冷的时候人就很懒,衣服堆在一旁,许久之前下雨时打的伞还在桌上摊着.对了,说过的明信片已经搁浅好久了.

    慢慢地好多事情都出现了些不好的苗头.

    上一周脑子有些迟钝,开始沉迷于游戏,工作也有些乏力,竟然限制了思考的范围,坐车上下班的时候也不带着kindle了.一晚一晚的如今晚这样的晚睡,睡着的时候却没有梦,所以就不会想起你.


    我想起在初中升高中的时候,当我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会想象出另一个我,两个人在脑海里不停地聊,一个用英语去描述眼睛看到的事物,单词量太贫乏,所以另外一个就会来补充.比如看到一辆公交车,一个就会说:"a bus ",另外一个就会说:"a man is driving ,not a woman".里面充斥着好玩的描述和奇怪的语法组合.有很长时间内我都很喜欢这样的方式去看周围的事情,因为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搜刮单词和纠正语法错误上了,所以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后来开始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有烦恼出现,青春的迷惑,忧郁,迷茫。谁说少年不言愁,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所遇到的愁闷也是成倍增长的,每当回首时,都会嗤的笑一声那个少年。维持着烦恼的少年会笑那个天真的用英语去感受外界的少年,迷惑的青年会去笑那个暗恋邻班女生的少年,于是慢慢地烦恼越来越多,流出一批再流进一批,等池子马上要满的时候,还会以为大事不好,却发现烦恼还是一样溢出来,而且小池子外面还有一个大池子,终于松一口气,但是那个代表年少的小池子就慢慢地沉入水底。


    几个月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为爱情而像一个少年那样去烦恼,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工作需要自己去寻找方向。当我想起她的时候就想画点东西,画了几张明信片后想起曾经那个姑娘的名字,想不起她的脸但那种熟悉的酸甜感觉还是会涌现出来。所以爱上工作吧,跟着前人走,走着走着就到了尽头,同伴说剩下的就靠你了,所以工作也开始给我带来烦恼,这种烦恼积累着,所以会早点回家,晚点起床,之间的时间多玩游戏,可惜烦恼不像AI是杀不死的,所以问题来了:已知有一个6立方米的池子,进水圆管直径为3.0m,水流以3m/s的速度流入,直径为1.0m的出水圆管以2m/s的速度将水流出,问,多久会发现大的池子?


查看全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