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配绿

hi

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吗?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厚厚的难以穿越的力场之中,像隔着一层厚玻璃。


我是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人,但你传递出来的信息我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那时还是14年的十月底,后来果然很忙,正好可以转移掉掉注意力,虽然每天在公司的时间没有以前那么久,但每天回家之后还是会继续看看工作上的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就听听音乐看看书,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却开始做起梦来,每次都是在奔向你的时候撞在那层玻璃上,嘣!第二天就起床困难,不想吃东西,也看不了书。


我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做一个那种童年的梦,梦里我还没有这么大,梦里有时下雪有时晴空万里,有时是和我妈...

回乡偶遇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动车,终于到达了海边的小城。

小城的公交车是投币的,出门的时候望着一堆硬币发了一会呆也没想起来带上几个,这下可好,幸亏女伴带着零钱,小城的公交车里面挺破旧的,人多,气味很杂,有多日不换的冬衣散发出的汗臭、有地板的缝隙里挤出来的海鲜的腥味、也有粉尘进入鼻腔引起的刺痒。总之,在温柔的阳光下,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

晚上是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之前,我们到了小城中学附近的图书馆,离开这里才没一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回来了。冬天的馆内依旧是冷,只有几盏叫做“小太阳”的取暖扇。朋友们还是很熟悉,只是中午竟没人做饭,不过也好,可以趁此去吃一直想着的面,可是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吃了三碗大...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