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约稿一篇


此文是约稿...

谈谈今年面试志愿者的感受...

以前都是被面试,现在去面试别人。

去年冬令营收到四十多份的申请,最后只确定了十二位。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因为很多人无法取舍,有几位甚至是用抽签的方式确定的。原来选择多了也很痛苦。但今年夏天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因为暑期时间长,很多学校都组织了社会实践或者其他活动,今夏夏令营的志愿者报名就少了很多。少,就带来了另一种烦恼,如何能使团队发挥最大的力量。这时就要仔细的分析每个人的特点,做到互补。

今年是两期夏令营,初中营和高中营。初中营志愿者要求较强的活动组织能力,能够带营员在玩的过程中收获一些感悟,能顺畅的将活动安排好,在活动中完成“启蒙”的目标。高中营就需要志愿者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能够带领大家较为深刻地认识自己,探究一些比较专业的主题。

但今年的志愿者情况有些复杂,有一些初中营的志愿者其实更适合做高中营,面试的时候就一直纠结。如果劝他们转做高中营,那初中营的团队就可能弱一点;如果维持现状,就担心高中营团队能否做到优秀。最后没有选择去做人员调整,只能在每个团队中去合理安排,让大家优势互补了。

啰嗦半天,终于到了约稿大人想要看到的内容了。那就是面试中的女孩子们。不过不想让他这么早得逞,还是先说一下男孩子们吧!

今年的志愿者男孩子们中有好几位是曾经来过图书馆的老面孔,这些表过不提,说说剩下的几位有为青年。来自海南大学的小伙是14年冬令营志愿者任成的中学同学,帅且有才华,依稀看见了我当年的影子(此处可吐槽);来自大连外国语大学的小伙是我们曾经的志愿者,也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袁老师的学生,曾独创天涯,计划今年夏天步行自浙江前往巴蜀;来自合肥的小伙自冬夏令营面试开始就一直想要来做夏令营,半年之间参加了各种数学竞赛、马拉松等等的比赛,强悍的学霸;还有一位小伙来自大山东,今年大学毕业,经人介绍加入,正准备跨专业考研......

男孩子们就这样优秀,女孩子们也很强大。除了与图书馆结缘已久的几位,新加入的各位也是很强大的。有两位shanshan,一位是长期义工朱辰的老乡,一位是刚离开的长期义工大叔的老乡;还有两位中山大学的姑娘,他们都曾去过类似的图书馆做过短期服务,其中还有一位创业之星;此外还有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还有一位在西班牙留学,也同样是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女孩子们都很害羞,有很多事情不告诉我,就像那为国外留学的同学,简历里面根本就没提过做背包客的事情。所以约稿大人自己去跟人家套近乎吧......

 


查看全文

在图书馆就多聊天


L君是我在济南时认识的朋友,年长我10岁。我们偶尔会见面,有一日见面时说起大学的旧事来。他说大学里有一个老师对他影响颇深,那位老师曾被几十年前的政治风波所伤失去教职,在图书馆里做了管理员。十年前的大学风气依然会更像是大学吧,师生几人聊天聊学问,慢慢的时光流逝十几年,现在那些曾聚在一起的朋友都现在依旧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而生活。说到这里,身为企业高层的L君竟开始感慨和羡慕那些朋友。

这件事我始终记得,也是我来到这个图书馆的原因之一吧。

有人戏谑着说,图书馆管理员是最NB的职业,然后会举出博尔赫斯、毛泽东等的例子。图书馆管理员确实伟大,但不在于这些名人,而在这些如普罗米修斯般显示知识之火的无名前辈。在书架间徘徊,就像在一片黑色森林中行走,森林中满是宝物,但难免跌跌撞撞头破血流。而一把篝火就可以照亮周围。L君的朋友有一位就在乡村中做图书馆,想来是因为乡村的孩童们更需要一把篝火。

我到这个图书馆即将满一年了,越来越感同身受。

豆包走的时候一大群人过来送行,有中学生也有外地赶来的志愿者们,婷婷走的时候有人过来唱歌给她... ...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我们图书馆之所以有这么一大片粉丝全都是因为志愿者们的巨大人格魅力。说“全都是”过分了点,但如果没有这群优秀的年青人,图书馆会冷清许多的吧。

每个周五,初中的小朋友们都被赶出了学校,几个人就会跑到了图书馆叽叽喳喳,然后下午的主要时间就花在跟他们聊天上了。聊天次数多了就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图书馆了。基本上还是因为人:大叔、雪娇、我、冬夏令营志愿者、高中的学姐和学长... ...虽然没有讲什么道理,也没有推荐太多的书,只是陪他们聊聊天就可以让他们喜欢上这里。关于“黑暗森林里的篝火”也就在这慢慢日子里了。这和图书馆的那些活动在我心里是同样的重要。因为周五来的有周末不能回家的住校生。做为初中就住校的自己来说,当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周末跑去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有一个大姐凶神恶煞般,哪还能聊天?对住校的学生,纵容他们在这里瞎逛也好看书也好还是参加读书会啥的也好,有人的陪伴总是好的,而且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过来问你一些问题。

昨晚想了许多,可能是大脑内存不足,开了个虎头,最后剩下一条蛇尾。

希望不管以后图书馆怎样变化,依然可以有人陪陪他们,一起聊聊天,推荐本书,问问答答啥的,不要像这篇短文一样,开了个虎头,留下条蛇尾。

还有,最近有很多人问这样的问题:夏令营什么时候?XX哥哥会不会再来?


查看全文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西瓜少年。

【推荐应用】圈 for android,下载:zhubaoshun.lofter.com/app

如何艺术的哲学的整理书架上的书

理书这事儿呢,干的好就会有艺术感,并饱含哲理。

把还回来的书上架,调整书架上书的顺序,这就是理书基本的程序。

每周平均理书3小时,持续月半有余,从一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到现在的半个多小时。现在几乎手起书落稳准狠。书架上的书的位置在脑子里有了大概的轮廓,加上前台借还书的多了,一些常见的书的位置可以随口而出了。书架上编错索书号的书也改过了大半。

发现一些好玩的事儿:

1.

当我在阅览室里理书的时候大多数小朋友会很自觉的把书放回原处,阅览室也要比平日里安静。这算是“榜样的作用”,还是“心生畏惧不敢造次”?

一种“省事”的方式如果打破了既有的规则,那带来的混乱会更大。小朋友们不按索书号放书回架一部分是不知,一部分是省事,最后图书混乱,需要大量时间整理,找书也有困难。这好似“中国式过马路”:民众对于安全过马路的红绿灯规则的不遵守导致危机丛生。一个监督者的作用是立竿见影的,但治标不治本吧。

2.

今天理书用了一个小时,原因是漫画类的书乱的不成样子,有人按照索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看样子是整理了一半放弃了。我们的索书号格式是“AAA-BBBB”前三位是分类号,后四位是位置号。原本按照索书号整理的时候,书的开本大小各异,小朋友们放书的时候很难自觉的排好,便胡乱放置。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以后理书的时候按照书的大小分栏排列,效果显著。估计是今天有人理书的时候试图恢复原有规则所致。

那这就成了新老规则之间的矛盾。重新编码是一个方法,但新书到馆,原有的编码还是要变,过程繁冗。看样子下一步就只是简化漫画类的索书号了:只留类别编码927,修正一下排列的规则。规则如果亘古不变,也就没有了价值,但规则也很少是推掉重来的,那就跟凭空制造一个世界一样困难。

3.

书按类别编码,有些书既可以分类到这个类别中,又可以分到另一个类别中。分类过细导致同样的两本书被分到不同的类别中去了,看起来很怪异。还有的分类里面的书没有多少相似度。现有的分类标准是在国家图书馆图书分类法的基础上修订的,在实际应用中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有个分类叫做“航空航天”,有个分类叫做“一般科普”,还有一个分类叫做“科幻、冒险”。这些分类法让人头疼。航口航天的书其实也是科普类,而有的科幻奇幻适合青少年,有的就不适合,而且严格来说完全可以分类到中国文学、外国文学中去。

有句耳熟能详的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抛去唯物论的调调,这句话是非常对的,看来任何理论都不是完全就可以直接用的呀。

4.

听摇滚有助于缓解理书带来的疲劳,听民谣有助于发现好书,听古典有助于平情绪。

查看全文

为什么不想写作文?

“为什么你们都不想写作文?”我一开始就向大家抛出这句话。

“我作文不好。”一个男生说。

“我的作文不好”,这算是除了没时间之外排名第二的回答吧。没时间之类的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答案,背后隐藏的原因还是“我作文不好”吧。

“为什么?”我问。

“... ...”

换种方式再问:“请以“小草”为题写一篇作文,你会怎样写,这篇作文不是考试用的,给自己写的。”

“一个名叫小草的姑娘...”“我看到一只小草,过去把它拔掉...”“我会写一大片小草...(“写景吗?”我问)是的,小草春风吹又生。”

再问:“如果是考试,命题作文呢?”

“多少字?有材料吗?”“小草被人踩,然后有坚强的长出来,春风吹又生,借物抒情。”“要体现出小草的精神...”回答很干脆。

如果按照考试的标准,第一次回答的那些答案很难会成为一篇好的作文,大部分会瞬间切换到“标准模式”:先设置一大堆诸如字数、材料传递的意义等限制,然后试着用课堂训练的方式去搜刮好词好句,努力用上诸如借景抒情、借物喻理等手法去表达一些高大上的思想。这样的作文还会是自己的想法吗?当然绝大数情况下不是。

我记得高中写作文老师有个规定是不能用笑话举例,然后我就在作文中用了一个笑话来讽刺了一下某些人,然后就得分很低。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次作文是不多的几次“有些感觉”的作文就因一个不符合标准得分很低。倒是高考作文没有想法罗列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论点考了个语文最高分...

“你们老师怎么教作文?”我明知故问。

“我们老师让我们一个作文写五六遍!”一个小姑娘说。

“可能是让你们锻炼遣词造句吧。”鸿姐补充了一句。

他们老师我认识,有点愤世嫉俗。这个回答让我很意外。

“你们平常写不写东西?”

“没时间...”“我写日记,但不给别人看!”“我小学写作文很好的,现在不怎么写了。”

“你写日记怎么写?”我问那个小男生。

“我不让别人看我的。”

“我不问内容。”

“不一定写多少。”

“会跟作文一样吗?”

“肯定不会。”

“你们看,这就是区别,你们逃不开考场作文的,但是你们可以在平时多写点东西。(不要按照考试的标准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哪怕是一两百字。”

“一两百字怎么够?”有人问。

这时,柯欣怡走了过来,拿着一杯饮品。

“柯欣怡就像一头熊一样走过来,手里捧着一块蜂蜜,边走边吃...”

大家笑了。柯欣怡问了一句:“啥?”

“其实写东西不一定要表达什么道理,这不是考场作文,你可以单纯的写一个景色,也可以表达自己的一段想法,但是要写,这样才不会以后写不出东西来。有很多作家写东西都不是为了表达那些大家都知道的道理的,而是表达自己的看法,除了有时候有字数限制之外是没有其他限制的。”

“我以前作文老厉害了,有一次作文竞赛,我花了15分钟写了一篇,得了第一名!”柯欣怡同学说,“我那天是有了一点灵感。”

对呀,作文言之有物,不是言之有标准。看一本书《全球一流文案》,里面好多文案大师都会提到一个技巧就是写短句,努力让人一眼就看懂。除去文案的功能性要求,这种写法还可以抛弃无用的修辞,另一种程度上也解放了写作者,不用去遣词造句,自然的写作,对于现在的初中生,这也很重要,先学会表达最重要。遣词造句在阅读量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所改变。如果我们无法在考场作文中表达自己,那就在平时写点东西,或多或少都没关系,关键是表达的练习,不要跟我一样,写了一千多字也没表达好。


查看全文

一些小事

(一)

刚去阅览室把还回来的书上架,瞟见放着少年读物的两个书架间过道上放着一堆书,心想又是哪个熊孩子啊就走了过去,看见一个相貌清秀的高中女生在书架上忙活着。

“你干嘛呢”

“在整书吗?”

问了两句都没回答,她摘下一只耳机。

“嗯”

“放这吧同学,这些书上都有索书号的,要按索书号排,我来吧!”

“哦”

她就走了。

(2)

那个周五高三考试,高一高二学生的教室被占用提前放假,阅览室里坐满了人。

我在整理书架,耳机里是《Smell Like Teen Sprint》。

有个姑娘很开心的走了过来,我看她不是很眼熟,我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男生,所以就继续忙活。

“唉,给你一块糖吃!”

我疑惑的看着她,手就伸了出来挑了一块,把手拿回来后她手还在那里举着,不好意思的我又拿了一块。心想,这是以前的小义工吧!

后来才知道雪娇跟大叔都不认识,也没糖吃,哈哈。

(3)

上周抱着书往阅览室里面走,高三的梅同学跟了过去。

见他嘴在动,听不太清晰,就把耳机摘了下来。

他小声的对我说:“我妈不让我看书。”

“为什么?”

“因为她想让我靠个好大学,我妈的同事有孩子跟我一个年级......”

... ...

说了半天,“透露”了一些学校老师之间的“秘密”,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与妈妈的矛盾。

我一边整书一边听。

“我理解我妈妈,但是我赞同他们,我们是两个时代。”

听了这句话我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我不必多说,他只是缺少一个倾听者,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

一会儿他就告别离开了,我继续戴上耳机,这时李志在嘶吼。

当我出来的时候看见他正和一个小姑娘聊学校文学社的事情。

一切都很好。

(4)

这只是在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生的一些小事。

这里的小朋友们(中学生)给我一次机会,一次重新审视过去的机会,他们身上是我未曾有过的思想和经历。我曾经那些关于成长的那些空洞的看法在这里变化,进化。与他们聊天,哪怕是打一个招呼而已,我就会感觉年轻一分。即使离开,这些弥足珍贵的记忆也会跟随我很久。

(5)

还有,一起来整书吧!


查看全文

一只鬼的悲惨故事

这一周给同学们做读书会,选的材料是《宋定伯捉鬼》,选自干宝《搜神记》。今天参加读书会的有6人。一开始我就给他们每人一份阅读材料,上面是《宋定伯捉鬼》的原文和译文。

原文:

宋定伯捉鬼

南阳宋定伯,年少时,夜行逢鬼。问之,鬼言:“我是鬼。”鬼问:“汝复谁?”定伯诳之,言:“我亦鬼。”鬼问:“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

数里,鬼言:“步行太亟,可共递相担,何如?”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担定伯数里。鬼言:“卿太重,将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复担鬼,鬼略无重。如是再三。定伯复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于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听之,了然无声音。定伯自渡,漕漼作声。鬼复言:“何以作声?”定伯曰:“新死,不习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担鬼著肩上,急持之。鬼大呼,声咋咋然,索下,不复听之。径至宛市中下著地,化为一羊,便卖之恐其变化,唾之。得钱千五百,乃去。于时石崇言:“定伯卖鬼,得钱千五百文。”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故事是一只单纯善良的鬼被邪恶的人类欺骗并被残忍卖掉的故事。

可这不是奇怪的事情,奇怪的事情是大家聊天中对这个故事的补充和改变,整理如下:

故事1:宋定伯引发的血案

一只单纯的鬼看到有东西过来,好奇心太重就过去打招呼:“你好呀,我是鬼!”宋定伯说我也是鬼,然后被宋定伯欺骗,一直发展到他们走到宛市都和故事里一样,到了宛市后鬼变成羊,还吐了口口水。到了晚上,鬼又从羊变成了鬼,因为鬼怕吐口水是一个传言是鬼中的谣言。这只鬼就很生气,就告诉其他鬼人没有好东西,所以鬼开始仇恨人。所以鬼变成了坏的一方。

疑点:1,鬼为什么会那么单纯?

因为鬼很久没见过人了,不了解。

2,鬼走路很轻,过河无声,怎么会被骗?

解释1:新鬼密度大,随着时间密度会慢慢变小,最后彻底消失;解释2:鬼活的时间太长,得了老年痴呆,忘了其实新鬼和老鬼没有区别了,所以被骗了。

3,鬼是人死后变的,为什么鬼的数量不会越来越多?

因为一部分鬼投胎去了,另一部分变成孤魂野鬼,密度慢慢变小最后消失了。

4,鬼为什么要去宛市?

解释1:投胎;解释2:卧底,special mission ,要不然不会选择变成羊。

故事2:整个故事都是宋定伯为了出名编的,所以解释了上面的所有疑点,最后终于让石崇知道了自己,走上了仕途。

问1:如果你是鬼会怎样?

答:1.我会躲开,因为对方是陌生人;2.我不会被宋定伯骗的。

问2:是谁传播的这件故事呢?

答:1.宋定伯,只有他知道这件事,鬼已经变成羊,被吃了。2.鬼,鬼逃掉了,告诉了所有人,但是自己又傻又天真,大家都只记得卖鬼可挣钱了。

除了上文中的那些奇怪的发散,还有更多的观点就不在这里一一说明了。因为这是一件鬼故事,所以就延伸到了西方和中国鬼的区别,跟他们从希腊罗马神话聊到基督教中的天使和地狱,又从北欧神话聊到世界灭亡......


查看全文

一幅画的诞生

手持一只秃毛画笔,其实是拿来涂胶水的那种劣质油画刷子,蘸一下水就会被拔掉两根毛的那种。

用的颜料是一瓶“一支笔”黑墨水,旁边放着一个红红的矿泉水盖子,里面是水。

定气凝神,仿佛心中竹成。

一笔划下,纸上留下一块黑乎乎的墨迹,要画啥来着?不知道啊,又没学过画画,那你画个屁啊!

再涂一笔,再涂一笔。

咦?像是张大千水墨荷叶的感觉,不过这丫一点也不像,看着这滩零乱的墨迹,心中后悔,白浪费了一张纸。

继续画吧,蘸点水,颜色稍微淡了点,再涂几笔,来点感觉了,那就再涂几笔。反正这张纸是废了。

恰巧有支红色中性笔,涂在卫生纸上,蘸点水,涂啊涂,冒充是花。

OK,成了!

哇~我原来这么厉害!

 

再拿一张纸,继续画!

妈的,这是啥啊!

继续涂!

换种颜色继续涂!

晾干!再涂!

算了,扔了吧!

 

咦!跟这幅有点像唉!

马克·罗斯科的《Orange, Red , Yellow》。

垃圾没倒吧!

啥?倒了?我的抽象表现主义大作啊!



查看全文


昨天的你的现在的未来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 

可能想到未来的未来象昨天已不在。 

 

毫无悬念,这是一首歌的歌词。

 

昨天的你,似乎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子,军训晒得黑黝黝的脸顶着刚剪过的草坪似的短发,散发着新鲜的汁液的清淡气息。

像一头小鹿般幻想爱情,幻想着一起在操场草坪上晒着太阳睡一觉。

后来当你醒来时,胳膊就像放置百年的机器,一动就传来一阵不适感,双眼睁开时,一切都蒙着一层红雾。疲倦的起身背起书包,穿过踢球的少年,一个人走回宿舍,第一次对曾坚信的那些东西产生怀疑。未来裹挟在一片雾蒙蒙中,不如打打游戏,反正毕业后工作总会有的。

 

常常想时光的逝多少有些无奈, 

他们说不必惦念着你的未来, 

淡忘了匆匆而过的故事, 

日子总是无聊偶尔精彩。 

走过的路已是昨天, 

说了没做的事你是否还在期待, 

梦里遇见秋一样的你, 

醒了是飘着片片红叶的现在。 

 

没想到吧,现在的你一遍遍的试错,在激流涌动的社会中自顾自的划着一只小破船,寻找着不知指向哪里的方向。后来去做昨天的你从未想过的事情。像一个孤独的旅人。“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你只有你,影子都被淹没在黑暗里。

不过,一切总不会太差,你,还有你现在做的事。

少年时在玉米地里施肥,玉米株抓着干硬的土地,也抓着粘稠的空气,一切都是静止的,在两行玉米间穿梭,静止的刀片般的玉米叶在汗津津的脸上留下划痕,落上因扰动而洒落的花粉,火辣辣的。手上的汗与尿素混合,渗进指甲间,无法抑制的怪异感觉。

但不能停,只能一路向前,田边才有风。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会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也许哪一天一朵云带给你一点悲哀, 

也许那时你会回忆起现在, 

也许我如那一片红叶, 

飘进你秋一样美丽的梦来......

 


昨天的你的现在的未来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 

可能想到未来的未来象昨天已不在。 

 

毫无悬念,这是一首歌的歌词。

 

昨天的你,似乎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子,军训晒得黑黝黝的脸顶着刚剪过的草坪似的短发,散发着新鲜的汁液的清淡气息。

像一头小鹿般幻想爱情,幻想着一起在操场草坪上晒着太阳睡一觉。

后来当你醒来时,胳膊就像放置百年的机器,一动就传来一阵不适感,双眼睁开时,一切都蒙着一层红雾。疲倦的起身背起书包,穿过踢球的少年,一个人走回宿舍,第一次对曾坚信的那些东西产生怀疑。未来裹挟在一片雾蒙蒙中,不如打打游戏,反正毕业后工作总会有的。

 

常常想时光的逝多少有些无奈, 

他们说不必惦念着你的未来, 

淡忘了匆匆而过的故事, 

日子总是无聊偶尔精彩。 

走过的路已是昨天, 

说了没做的事你是否还在期待, 

梦里遇见秋一样的你, 

醒了是飘着片片红叶的现在。 

 

没想到吧,现在的你一遍遍的试错,在激流涌动的社会中自顾自的划着一只小破船,寻找着不知指向哪里的方向。后来去做昨天的你从未想过的事情。像一个孤独的旅人。“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你只有你,影子都被淹没在黑暗里。

不过,一切总不会太差,你,还有你现在做的事。

少年时在玉米地里施肥,玉米株抓着干硬的土地,也抓着粘稠的空气,一切都是静止的,在两行玉米间穿梭,静止的刀片般的玉米叶在汗津津的脸上留下划痕,落上因扰动而洒落的花粉,火辣辣的。手上的汗与尿素混合,渗进指甲间,无法抑制的怪异感觉。

但不能停,只能一路向前,田边才有风。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会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也许哪一天一朵云带给你一点悲哀, 

也许那时你会回忆起现在, 

也许我如那一片红叶, 

飘进你秋一样美丽的梦来......

 


查看全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