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夜车

突然发现我以前是很少做晚上的公交车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正坐在一辆没多少人的夜车上,眼镜坏了放在了口袋里。

因为眼镜坏掉了,外面的霓虹灯、车灯、洒在车上的其他灯光像是一个有一个的鲜艳的毛球,这毛球里跳动着禁锢其中的光线。车开着的时候,那些小毛球跳跃、交叉、有的飞快,有的一动不动。坐在车的后部透过前玻璃看出去,外面的世界被一个一个的彩色毛球占据,夜的黑色从剩下的细缝里勉强挤进来,又被车厢里的白炽灯堵在窗口。

那天下雨的时候,窗外的灯光却是另外一种,像是透过显微镜看到的细胞,中间是尖锐的核,外面包着的朦朦胧胧的东西却不像是厚重有质感的浆液,而是一层层的雾。一块一块的移动的光雾包裹着有明显轮廓的硬核互相对抗、融合变成更加奇怪的一团团光雾,外围渐渐地渗透到漆黑的背景里。

正常的晚上,光都是有明显轮廓的,坐在车上(或者站在人群中翻过头顶)看的真真切切,跟平日里没有两样,竟然就跟没坐公交车一样,竟然熟视无睹了。

就是呀,这几个月不是天天都坐夜车上的吗?

比如刚搬到城西的时候,在车上看手机入了迷,竟然坐错了站,一下车就是满城浓厚的桂花香。

比如那天去尝试新线路,坐上车一会儿就睡着了,不但夜景没有看到,醒来的时候甚至司机都不在了。

比如夜里去见朋友,回来的时候随便上了一辆末班车,随便找个地方下车,正好看到回家的那路末班车驶过来。

比如那天在不同城市坐了两次夜车,第一辆是从她学校门口上的那一辆,车上有好多刚刚告别的男男女女,大家都沉默着盯着漆黑的玻璃。回到杭州坐了第二辆,在深夜空无一“车”的路上,夜车如低空飞过的客机,十几分钟就飞到了终点站,车窗外的光都被拉直了,车里电视的画面也显得诡异起来。然后几天里就莫名其妙会在想起一个名字的时候脑海中蹦出另一个久远的印象模糊的名字。


查看全文

进城

我。七岁前没去过县城,高三前没去过市区,大二前没去过另外的城市,大三前没出过省,是一个没有见识和阅历的山野村夫,只不过生活在一个大城市里而已。

一开始我就坐在了一条传送带上,从村里向城里去。从此慢慢地不再讲方言,梦里都是普通话,记不清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收,弄混了村里人的辈分和称呼。

八岁前我跟我爸不很熟,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的秋收过后都会有个人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偶尔我妈会带我一起去附近的镇上,坐在别人的门前石头上晒太阳,自行车停在旁边,我妈给我捉虱子,等太阳快落的时候我们就回家。我还给我爸写过信,写着“我想你”之类的但实际上我是在想那些葡萄干枸杞干之类的。有一天我在村西玩(一般不会去那里),看到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妈从我面前过去,我妈手里还提着两只大白桶:我爸回来了!那两只大白桶里面装着各种东西,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会把里面的小飞机(我爸坐飞机送的航模)、奇怪的盒子(万能表之类的)甚至好看的刀(我爸在外防身用的,怪不得我奶奶一听说我要坐火车就忧心憧憧的)一点一点的拆坏。因为这些东西以及一个不在家的爸爸,我感到很自豪,因为我们家跟其他人家不一样。后来跟爸爸去了一次县城姑姑家,路上都是汽车,汽车里有奇怪的味道,路边都是店,店里有好多吃的东西!关键是我姑父说:自己喜欢吃什么就拿。

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爸说要送我去县城读书,虽然分不清到底是哪所中学,但管他呢,先去了再说,太兴奋以至于在可参加可不参加的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在一个错的考场待了一天。那一年,我被送到了县城,是我们24个同龄人中的2个之一。后来村里的小学成了幼儿园后来又拆掉建起了房子,慢慢的很多人都开始去县城上学了,可是那几千块的择校费依然会有。但好的是冬天是有暖气的,不用烧炉子。

初中最不好的就是回家后不怎么下河洗澡了,小时候最喜欢在各种池子沟里河里泡着了,但是还是没有洗澡的习惯,毕竟哪些地方水一点也不干净。一个月没几次,所以每天很脏,衣服有白色的汗渍。我初中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人,有的让我听周杰伦,有的带我去他家玩、有的被很多人追,有的病怏怏的但是学霸,有的说普通话。一开始的时候我不喜欢跟城里的人玩,他们太厉害了,又高又有好看的衣服。但是在初三的一个早晨,我在学校门口吃早餐,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出来买早餐。我印象深刻,因为她头发上系着一根蝴蝶结,我们县的女孩子没有这样做的,而且她是一个人,比其他人更瘦,一个济南人。

高中,有更多济南人去我们那里上中学,他们总是讲济南话,反正没有人说普通话就是了。他们比我有钱,还会说一些我们不怎么说的词,比如KFC。高中的时候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做一些农活,至少这是他们不了解的东西,他们不知道怎样给猪准备食,也不知道怎么种韭菜。奇怪的是我没有在意这些不同,反正上了大学他们讲的那些东西我也会知道,我没讲的东西他们却不会有机会知道的。

大学暑假一半时间在城里,一半时间在家。因为家里总是会有很多活要干。但在家的时候却没有怠工,我妈天天赶我出去玩,但是玩啥?我跟小时候的那些玩伴已经没有多少能聊的了,再说,又不是春种秋收,谁会在家?无非是到换个地方看电视而已。

毕业后在各个地方跑,离家越来越远。小时候不喜欢南方,因为南方男人娘,女人骚,没有好人,都是做生意的。可自从认识南方人后就没在想起这些莫名的偏见来,甚至喜欢上一个南方姑娘。后来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偏见的:都怪我奶奶天天说南蛮子洋鬼子以及日本鬼子的炮楼...那些都不是种地的老实人干的事。现在发现其实就是我奶奶这个在农村里待了一辈子对城里人的深深偏见转移到南方人头上了而已。反正村里没有南方人。

现在,我在杭州。每天用电脑干活,我爸爸一直不懂我在做什么,我奶奶只是嘱咐我坐火车的时候要看好包,我爷爷让我搞好与领导的关系别得罪小人,我妈一直督促我找个媳妇。这比那些一年见不了两次的亲戚要好的多,他们总会建议你回济南考公务员进国企...

现在,我每天洗澡刷牙。有空调。每天在外面吃。做公交偶尔打车。网购。不用干体力活。现在成了一个城里人。

我妈不再骂我在家不出门或者干活不用心了,但是还是不满意:一直不找媳妇,一直不挣钱,一直不跟家里打电话。

但是我也有担心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家,一张嘴是普通话,拿起镰刀不会用,举起锄头不会使,猪饿的嗷嗷叫,记不清村里的谁该叫大爷、爷爷还是哥哥,有人打电话求工作无能为力,有人背后碎语...那该怎么办呢?

查看全文

这盆薄荷要死了

养的薄荷快要死了,不知为何会这样。
人们有的时候很荒诞,无力或不想去面对的时候就会寄望于外物。就像烂俗爱情剧里面的撕花瓣,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我…可怜的花…
可怜的薄荷…
薄荷就要死了,从枝繁叶茂到现在的干枯萎缩也只是十天左右,自从给她起了名字就开始叶片边缘变黑,慢慢的干枯。这可是薄荷啊!随便扔土里来年就会占据大片空地的薄荷啊!怎么就要死了呢?
原来想这盆薄荷就代表那个姑娘了,姑娘不想喜欢我,但有一盆薄荷在这里独自住着小房子也不孤独的了。可是现在这盆薄荷要死了。
但是,
薄荷还没有完全的死,这是不是等薄荷死掉之时就是没有希望之时所以要抓紧时间呢?
可是只是聊天也会聊得很简单,总是不想一下子没注意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因为你之前不是说了嘛,我俩还是做朋友吧。虽然戴着朋友的面具真的挺累的。
有的时候想起你的时候总会蹦出另外一个女生的名字,可是我早已记不得她的脸,暗恋就是这样,最后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符号而已了。所以我要去见你,因为无法停止想你,也不想暗恋,要真诚对待的啊!
而且,
这盆薄荷要死了, 等薄荷死掉之时就是没有希望之时,所以要抓紧时间呢!

查看全文

你好哇——张鑫和朋友们的信

今天晚上下班的时候看到了晴轩给大家的信,在公交车上回想信的内容,内心也有些湿润,所以回到住处,开始写这封信。

大家好哇!

你知道吗?我在到北京之前其实没有怎么参与到立大的准备中去,因为图书馆要做夏令营了,作为负责人那段时间确实很忙,但是在看到你的文章的时候内心还是很兴奋的,终于要与你见面了。在与你见面之前,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这件事情与夏令营交织在一起,与立大交织在一起,一直啊就到了今天。

还记得游学期间我参与的讨论好多都是与爱情有关,那今晚就讲一讲爱情的故事好了。

我是单身的,一直都是。暗恋的破灭正好赶上自我怀疑的时候,所以就一直有乌云笼罩着头顶,时间长了内心也就跟长期缺少阳光的花园一样,惨不忍睹~只好种一些蘑菇玩,来抵御代表现实世界丑陋一面的僵尸的入侵...后来也曾想要去喜欢一两个人,但是就像有孔的气球,没有几天就没有了感觉。一直啊就持续到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个时候。

我今年做两期夏令营,第一期是初中营,招募的小伙伴里有一个是我认识一年多的姑娘。初中夏令营结束后的一个阴雨天,我们俩一起去旁边的学校聊天,回来后的第二天又跟大家相约去电影院包场看《后会无期》~你看这多像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的开始~在电影散场后她跟爸爸回家,我们剩下的人三三两两的顺着河回图书馆,就在走到河流转弯的地方的时候我开始强烈地想念那个姑娘。坏了,我是不是喜欢她了?

反正以后的几天我做事就跟没有脑子一样,回去很快写了一封情书微信给她,勉勉强强地组织高中营志愿者做准备,这事来的也真不是时候~那几天不是很好受,很乱,有的时候她来了,跟她坐在一起,就那样坐着就很开心~

我想跟一个有趣的人一起度过一生,恰好她就是一个有趣的人,你知道那种快乐吗?心中的乌云转眼就不见啦~阳光普照~百鸟齐鸣~春天的阳光照在沾有露珠的草地上~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就是带着这种快乐我来到立大,你看出来了吗?三年前跟立人结缘、两年前跟一群搞杂志的相遇、一年前去图书馆做义工、今年带着快乐来到立大,故事不管怎样总有令人难忘的情节。

喜欢一个人,驱散了乌云,但立大的几天,才是我开始慢慢恢复曾经自己初心的过程,就像一朵干花,被扔进了水里,慢慢地舒展开来。其实,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老师的课程,而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跟你聊天真好,跟你一起赶地铁也很棒,跟你去书店很美,跟你一起吃饭很难忘,跟你一起挨着睡地板很舒心,跟你一起骑车在宽阔的大道上很幸福,跟你一起读诗很陶醉,跟你一起开会很难忘,跟你聊天简直棒透了,跟你对视的时候,心里也含着笑~虽然事情多有不顺,但见到每一个你时,心里就很安心。

这样的我回了一趟家,家里多了很多羊,一直绵羊老是黏人;我又来到了济南,跟同学聊人生,跟老友聊立人,跟妹子逛大明湖夏雨荷却不在家;改签火车票去了济宁就为跟姑娘们一起吃饭见见前男友;跑回图书馆,悄悄地不告诉她我来的消息,就为见到她出乎意料的表情;喜欢现在的工作天天上十个小时的班很开心有零食和饮料.....

可我还是单身,不过这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姑娘给了阳光,在立大这杯水里浸泡几天,我这朵干枯的花才重新舒展、开始生根、开花......

所以,感谢立大中的你,以及你将要说出的祝福。


查看全文

我喜欢上一个姑娘

我喜欢上一个很忙很忙的姑娘,
早上化妆只用五分钟,每天加班到十一点。
就算我举着一块巨大的牌子站在她面前,
她也不抬头看一看。

我喜欢上一个很懒很懒的姑娘,
宅在家里一待一整天,每天起床到十一点。
就算我带着一本动人的诗集读在她耳畔,
她也懒得去听一听。

我喜欢上一个不那么忙也不那么懒的姑娘,
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偶尔发呆。
我每天都在对她说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好不好。
可她却挥一挥手,赶掉了一只恼人的蚊子。

查看全文

第十三天


昨天跟蓬蒿剧场的曾阳姐姐偶遇,我们聊了一下戏剧,她说过一句话就是戏剧可以让人以另外一种身份去展现自己。我想一切小说和诗歌的意义也差不多吧,除了展现自己还有去获得另外的一种体验。

另外就是她大约三十多将近四十甚至四十出头的样子但依旧可以与比之小十几岁的人们混在一起,能够保持一种有趣的生活,这是我之前见过的所有人中最羡慕的一种类型。希望你也能一直保持有趣,有一个兴趣甚至是一段时间里以之为生,这样才算得上开开心心的活吧。我在有为就很开心因为有志愿者这样的志同道合者也有他们那些纯洁活泼的中学生,人生之中能够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生活哪怕是生活一段时间也是可爱而难忘的吧。



查看全文

北上随笔

现在正好是0:00,2014年8月3日。

上次停靠的是南京站,这列动车最后停靠的南方城市。火车继续开,现在应该过了长江,到了北方。

车厢里的人们被睡意搅得难受,也有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摆弄手机。夏天出行整个列车上充斥这年轻的面孔,这就是唯一的好处,让夜车也不会太沉重。

此刻我想要写些东西,正好耳机里是一首缓慢的情歌,正好。

在今天回到北方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也重逢了许多人。

昨天,不前天晚上去女生宿舍参加夜谈会,被问到了情史,也许是离别的情绪太浓,就由着他们分享了一下自己对那个女孩子的爱意。然后内心充满欢喜和忧伤,心绪难平,只能独自回到房间睡觉。就如D同学写给我的那样:suddenly the sorrow of speration stirs my hreat .

晕晕乎乎的睡了三个小时后被喊起床,拿起所生无几的牙膏和牙刷刷了牙,背着包下了楼,几个人去赶第一辆离开的列车。出门后不久看到一个中学生,姑娘走的脸红红的,把一包石头塞给我,然后却是最正常的告别。里面有封信我拿走了,把石头交给L帮我保管,反正以后总会回来拿。然后几个人就一起向着大桥的方向出发,在还未到大桥的时候就出现了两辆出租车。上车,去火车站。两辆车在路上互相的超越,每次超越的时候都会看到LF和Y的侧影。

进站,等车。看到远处一个小女孩,走过去是C,她跟爸妈一起出门,闲聊几句,再走,上车,前面又是熟人,奶奶带着孙子,又是寒暄,聊天。世界真小,一个车站遇到两拨熟人。车开了。和LY交换位置挨着W坐着,她说你那句“你听见了吗?梦中花开的声音”是不是就已经有事情了?我说不是,不过也挺应景的。对啊对啊,女人的直觉。

车开的时慢时快,我们也时慢时快的聊着,下一站将在上海见到LW。W,LF和Y三人继续北上,留下我们两个人去看LW。

LW变的更瘦而且安静,感觉她过的很艰难,就在晚饭之前去超市旁边的饭店买了狮子头带过去,穷人自然同情穷人。可是在聊天的时候发现,其实她过的很好,可惜我的先入为主了。三个人饭后瞎逛闲聊期待着后会有期。

现在是0:24了,LY醒了,在看手机。然后不时再闭上眼睛。今天就能见到CWY了。WY也会到北京。差不多冬令营的人们就剩下YQ和RC没有再见了。不过这次进京还能看到蔚俊和周唯,曾哥千易二妹二哥和鹏阳,红菲。人来人往,还好有些细微的线彼此相连,不至于在这个世界游走的时候过分孤独。

此刻又想起心爱的姑娘。梦中的花确实开了,曾经如影随形的自私和自卑今天竟然都没有出现,自从喜欢上了她,整个人都仿佛变了。仿佛心中阳光明媚,百鸟歌唱,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但是还是要回北方一次,要参加立大,小伙伴都在等;要回家看看老妈,听老妈的责备;有个婚礼要参加,可是不知道是以男方朋友还是以女方朋友的身份参加,此刻也懒的去纠结这些乡野村俗了。

电池马上就耗尽了。希望能尽快回来,到杭州,找个合适的工作,去金华,思念喜爱的姑娘。不管怎样,我们俩最是会在一起的。

此刻好想火车调头...


查看全文

约稿一篇


此文是约稿...

谈谈今年面试志愿者的感受...

以前都是被面试,现在去面试别人。

去年冬令营收到四十多份的申请,最后只确定了十二位。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因为很多人无法取舍,有几位甚至是用抽签的方式确定的。原来选择多了也很痛苦。但今年夏天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因为暑期时间长,很多学校都组织了社会实践或者其他活动,今夏夏令营的志愿者报名就少了很多。少,就带来了另一种烦恼,如何能使团队发挥最大的力量。这时就要仔细的分析每个人的特点,做到互补。

今年是两期夏令营,初中营和高中营。初中营志愿者要求较强的活动组织能力,能够带营员在玩的过程中收获一些感悟,能顺畅的将活动安排好,在活动中完成“启蒙”的目标。高中营就需要志愿者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能够带领大家较为深刻地认识自己,探究一些比较专业的主题。

但今年的志愿者情况有些复杂,有一些初中营的志愿者其实更适合做高中营,面试的时候就一直纠结。如果劝他们转做高中营,那初中营的团队就可能弱一点;如果维持现状,就担心高中营团队能否做到优秀。最后没有选择去做人员调整,只能在每个团队中去合理安排,让大家优势互补了。

啰嗦半天,终于到了约稿大人想要看到的内容了。那就是面试中的女孩子们。不过不想让他这么早得逞,还是先说一下男孩子们吧!

今年的志愿者男孩子们中有好几位是曾经来过图书馆的老面孔,这些表过不提,说说剩下的几位有为青年。来自海南大学的小伙是14年冬令营志愿者任成的中学同学,帅且有才华,依稀看见了我当年的影子(此处可吐槽);来自大连外国语大学的小伙是我们曾经的志愿者,也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袁老师的学生,曾独创天涯,计划今年夏天步行自浙江前往巴蜀;来自合肥的小伙自冬夏令营面试开始就一直想要来做夏令营,半年之间参加了各种数学竞赛、马拉松等等的比赛,强悍的学霸;还有一位小伙来自大山东,今年大学毕业,经人介绍加入,正准备跨专业考研......

男孩子们就这样优秀,女孩子们也很强大。除了与图书馆结缘已久的几位,新加入的各位也是很强大的。有两位shanshan,一位是长期义工朱辰的老乡,一位是刚离开的长期义工大叔的老乡;还有两位中山大学的姑娘,他们都曾去过类似的图书馆做过短期服务,其中还有一位创业之星;此外还有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还有一位在西班牙留学,也同样是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女孩子们都很害羞,有很多事情不告诉我,就像那为国外留学的同学,简历里面根本就没提过做背包客的事情。所以约稿大人自己去跟人家套近乎吧......

 


查看全文

在图书馆就多聊天


L君是我在济南时认识的朋友,年长我10岁。我们偶尔会见面,有一日见面时说起大学的旧事来。他说大学里有一个老师对他影响颇深,那位老师曾被几十年前的政治风波所伤失去教职,在图书馆里做了管理员。十年前的大学风气依然会更像是大学吧,师生几人聊天聊学问,慢慢的时光流逝十几年,现在那些曾聚在一起的朋友都现在依旧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而生活。说到这里,身为企业高层的L君竟开始感慨和羡慕那些朋友。

这件事我始终记得,也是我来到这个图书馆的原因之一吧。

有人戏谑着说,图书馆管理员是最NB的职业,然后会举出博尔赫斯、毛泽东等的例子。图书馆管理员确实伟大,但不在于这些名人,而在这些如普罗米修斯般显示知识之火的无名前辈。在书架间徘徊,就像在一片黑色森林中行走,森林中满是宝物,但难免跌跌撞撞头破血流。而一把篝火就可以照亮周围。L君的朋友有一位就在乡村中做图书馆,想来是因为乡村的孩童们更需要一把篝火。

我到这个图书馆即将满一年了,越来越感同身受。

豆包走的时候一大群人过来送行,有中学生也有外地赶来的志愿者们,婷婷走的时候有人过来唱歌给她... ...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我们图书馆之所以有这么一大片粉丝全都是因为志愿者们的巨大人格魅力。说“全都是”过分了点,但如果没有这群优秀的年青人,图书馆会冷清许多的吧。

每个周五,初中的小朋友们都被赶出了学校,几个人就会跑到了图书馆叽叽喳喳,然后下午的主要时间就花在跟他们聊天上了。聊天次数多了就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图书馆了。基本上还是因为人:大叔、雪娇、我、冬夏令营志愿者、高中的学姐和学长... ...虽然没有讲什么道理,也没有推荐太多的书,只是陪他们聊聊天就可以让他们喜欢上这里。关于“黑暗森林里的篝火”也就在这慢慢日子里了。这和图书馆的那些活动在我心里是同样的重要。因为周五来的有周末不能回家的住校生。做为初中就住校的自己来说,当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周末跑去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有一个大姐凶神恶煞般,哪还能聊天?对住校的学生,纵容他们在这里瞎逛也好看书也好还是参加读书会啥的也好,有人的陪伴总是好的,而且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过来问你一些问题。

昨晚想了许多,可能是大脑内存不足,开了个虎头,最后剩下一条蛇尾。

希望不管以后图书馆怎样变化,依然可以有人陪陪他们,一起聊聊天,推荐本书,问问答答啥的,不要像这篇短文一样,开了个虎头,留下条蛇尾。

还有,最近有很多人问这样的问题:夏令营什么时候?XX哥哥会不会再来?


查看全文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西瓜少年。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