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一幅画的诞生

手持一只秃毛画笔,其实是拿来涂胶水的那种劣质油画刷子,蘸一下水就会被拔掉两根毛的那种。

用的颜料是一瓶“一支笔”黑墨水,旁边放着一个红红的矿泉水盖子,里面是水。

定气凝神,仿佛心中竹成。

一笔划下,纸上留下一块黑乎乎的墨迹,要画啥来着?不知道啊,又没学过画画,那你画个屁啊!

再涂一笔,再涂一笔。

咦?像是张大千水墨荷叶的感觉,不过这丫一点也不像,看着这滩零乱的墨迹,心中后悔,白浪费了一张纸。

继续画吧,蘸点水,颜色稍微淡了点,再涂几笔,来点感觉了,那就再涂几笔。反正这张纸是废了。

恰巧有支红色中性笔,涂在卫生纸上,蘸点水,涂啊涂,冒充是花。

OK,成了!

哇~我原来这么厉害!

 

再拿一张纸,继续画!

妈的,这是啥啊!

继续涂!

换种颜色继续涂!

晾干!再涂!

算了,扔了吧!

 

咦!跟这幅有点像唉!

马克·罗斯科的《Orange, Red , Yellow》。

垃圾没倒吧!

啥?倒了?我的抽象表现主义大作啊!



查看全文


昨天的你的现在的未来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 

可能想到未来的未来象昨天已不在。 

 

毫无悬念,这是一首歌的歌词。

 

昨天的你,似乎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子,军训晒得黑黝黝的脸顶着刚剪过的草坪似的短发,散发着新鲜的汁液的清淡气息。

像一头小鹿般幻想爱情,幻想着一起在操场草坪上晒着太阳睡一觉。

后来当你醒来时,胳膊就像放置百年的机器,一动就传来一阵不适感,双眼睁开时,一切都蒙着一层红雾。疲倦的起身背起书包,穿过踢球的少年,一个人走回宿舍,第一次对曾坚信的那些东西产生怀疑。未来裹挟在一片雾蒙蒙中,不如打打游戏,反正毕业后工作总会有的。

 

常常想时光的逝多少有些无奈, 

他们说不必惦念着你的未来, 

淡忘了匆匆而过的故事, 

日子总是无聊偶尔精彩。 

走过的路已是昨天, 

说了没做的事你是否还在期待, 

梦里遇见秋一样的你, 

醒了是飘着片片红叶的现在。 

 

没想到吧,现在的你一遍遍的试错,在激流涌动的社会中自顾自的划着一只小破船,寻找着不知指向哪里的方向。后来去做昨天的你从未想过的事情。像一个孤独的旅人。“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你只有你,影子都被淹没在黑暗里。

不过,一切总不会太差,你,还有你现在做的事。

少年时在玉米地里施肥,玉米株抓着干硬的土地,也抓着粘稠的空气,一切都是静止的,在两行玉米间穿梭,静止的刀片般的玉米叶在汗津津的脸上留下划痕,落上因扰动而洒落的花粉,火辣辣的。手上的汗与尿素混合,渗进指甲间,无法抑制的怪异感觉。

但不能停,只能一路向前,田边才有风。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会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也许哪一天一朵云带给你一点悲哀, 

也许那时你会回忆起现在, 

也许我如那一片红叶, 

飘进你秋一样美丽的梦来......

 


昨天的你的现在的未来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 

可能想到未来的未来象昨天已不在。 

 

毫无悬念,这是一首歌的歌词。

 

昨天的你,似乎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子,军训晒得黑黝黝的脸顶着刚剪过的草坪似的短发,散发着新鲜的汁液的清淡气息。

像一头小鹿般幻想爱情,幻想着一起在操场草坪上晒着太阳睡一觉。

后来当你醒来时,胳膊就像放置百年的机器,一动就传来一阵不适感,双眼睁开时,一切都蒙着一层红雾。疲倦的起身背起书包,穿过踢球的少年,一个人走回宿舍,第一次对曾坚信的那些东西产生怀疑。未来裹挟在一片雾蒙蒙中,不如打打游戏,反正毕业后工作总会有的。

 

常常想时光的逝多少有些无奈, 

他们说不必惦念着你的未来, 

淡忘了匆匆而过的故事, 

日子总是无聊偶尔精彩。 

走过的路已是昨天, 

说了没做的事你是否还在期待, 

梦里遇见秋一样的你, 

醒了是飘着片片红叶的现在。 

 

没想到吧,现在的你一遍遍的试错,在激流涌动的社会中自顾自的划着一只小破船,寻找着不知指向哪里的方向。后来去做昨天的你从未想过的事情。像一个孤独的旅人。“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你只有你,影子都被淹没在黑暗里。

不过,一切总不会太差,你,还有你现在做的事。

少年时在玉米地里施肥,玉米株抓着干硬的土地,也抓着粘稠的空气,一切都是静止的,在两行玉米间穿梭,静止的刀片般的玉米叶在汗津津的脸上留下划痕,落上因扰动而洒落的花粉,火辣辣的。手上的汗与尿素混合,渗进指甲间,无法抑制的怪异感觉。

但不能停,只能一路向前,田边才有风。

 

昨天的你, 

可曾想到昨天的未来如现在? 

现在的你, 

可会想到现在的未来? 

 

未来的你会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也许哪一天一朵云带给你一点悲哀, 

也许那时你会回忆起现在, 

也许我如那一片红叶, 

飘进你秋一样美丽的梦来......

 


查看全文

周二下过雨

周一一天都没出门,因为下雨。

雨倒是不大,淅沥沥的飘着,小时候下雨的时候大人们也不去农田,所有人都懒懒的聊天打牌。农村没有周末,下雨天,就是农村的休息日。

我躲在床上不想动,拿着手机看一部电影,《Her》。

失恋的忧郁中年男人竟爱上了自己的操作系统。

电影很好,很文艺,也很科幻,音乐很好听,是我喜欢的一支乐队配的。

唉,想起曾经在上海的草莓音乐节上被人搭讪,“看你听的好忧郁啊”,当时在听一位台湾音乐人在弹一首跟这部电影里的音乐一样带着淡淡忧伤的曲子。恍恍惚惚的更不想出门了。

看完天黑了。

雨淅淅沥沥的在门外窗外飘着。

 

周二的中午终于决定出去。

这条路走了好多次,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前面就是海游桥了。

一抬头,南山烟雾缭绕,像极了北方刚打开锅盖的蒸锅,馒头一样的山被白色的蒸汽裹着。

啊,真漂亮!

作为一个土包子,“美”这个字真是难说出口,上次说某个地方美是2012年的7月。

 

动车在一个又一个的隧道里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小段黑暗间隔中,我被三门的山震呆了。

哇,真美!

土包子进城一般。

后来在三门的一个公益图书馆里度过了难忘的七八天。第一次跑到南方来,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当时图书馆还叫立光。

后来的一个三月,辞了职,来到图书馆做了一段时间短期志愿者。

来的时候路过上海,上海交大校园里下着雨,我、霄汉、曾哥三人在樱花树下合影,说着或有可能在三门再聚,却相聚渺无期了。

不过看到豆包又胖了,还是很开心的。

再后来,就决定来做一年长期了。我来时豆包已经走了,济南的那群人就剩下我一个。

还是很开心,因为认识了好多好多的新朋友。

他们像这些山一样,守护着小镇少年。

 

走过了桥,山渐渐被楼房遮挡住了,街道上人多了起来。

一个个擦肩而过,就像曾经来过的志愿者们,来来往往,因此小镇有了无限生机。

其实我是一个不喜交际的人,却喜欢每一个遇到的志愿者。

一群散落在人间的精灵,因着小小的图书馆而来,我都开始羡慕本地的少年们了。

有幸相识,以待相知。

但何时再相聚?

 

天慢慢晴了,缭绕在山上的白雾慢慢淡了。

我回去了,还有一本书没看完。


查看全文

转载自:以梦为马

青春的性感气息扑面而来。

@哎呀呀1919 !ps:目前招收营员中~

忘就忘了吧

  1. 我总是因为一些人住在那里才想念那个地方。那些人或是我的朋友,或是我的家人,或者我根本未曾认识。

    “再见”是一个矛盾的词。当我们要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总会说再见,可是往往就各自失去联络。等再回到那里,旧人却已不再。也许你再也回不到那里了。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2. 上次离开这里时,有人说过,不要说什么友谊天长地久,因为过几天之后大家就会把彼此忘了,或者再也不会见面了。

    当时很讨厌这种说法现在却发现这其实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就把我忘了吧。

  3. 人家说,毕业后在小地方工作生活相当于提前五十年拿到了死亡通知书,但是这种生活本身具有巨大吸引力。我几天前还在想着哪天回到三门,买一处房,就此度过一生呢。可是事情变的如此之快,转眼就要离开了才发现一切都是虚幻的想象。现实太残酷。美好的想象就像一艘靠近漩涡的纸船,一下就被撕碎柔烂。

    想象中一切太美好。也许这种美好是永存的,也许真的会回来。

  4. 豆包走之前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一趟。

    我和我的女性朋友们始终都只是友谊,心不动,性别就不明显了。看到陌生的美女还会多看两眼,但是即使是迷倒众人的朋友也不会想多。

    现在发现不舍的是豆包啊,因为此别经年,下次再见不知何夕。

    才发现豆包好可爱啊!

做的承诺总是落空,那这次就不做承诺了。

好吧。我保证在某一天回来的。


查看全文

也许,那不过是幻觉罢了

其实,一切都是虚无。

“康德有过想娶妻的冲动,一次当他还在盘算自己的财产时,就被人捷足先登,另一次则是偶然邂逅了一位来柯尼斯堡旅游的年轻女子,当他还在对是否求婚进行哲学论证的时候,这位女子离开了柯尼斯堡,从此芳踪难觅,只能不了了之。海涅对此评价说:“康德的生平履历很难描写,因为他既没有生活过,也没有经历什么。””

仿佛爱情是生活的本质似的。

这样说的话我也是没有生活过的。

当遇到第一个的时候他很慎重,幸亏年少不惧怕未来的未知,明知也许会分手也去爱了,可是何必那么理性?盘算着自己的条件,考虑着责任,考虑着是否开口便成路人。。。。。

然后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几年后他又遇到了一个异乡的女子。

人在困境中时往往会被周围最美好的事物所吸引,美好的故事都是这样发生的。这次没有少年时的踟躇,因为他被困境中的幻觉所欺骗,她好像是喜欢他的,自己不免有一点小心动。

他感觉也许这将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然后做了一件挺傻的事。藏秘密的树洞被她发现了。

他后悔了,觉得自己要好好回答这个问题:

“你,真的喜欢她吗?”

好像不是的,好像是的,不是的,是的,不是,是,不,是。。。。。

有一天早晨,小镇的人们发现康德比以往在小教堂转角处出现的晚了几分钟。

那个女人离开了。

也许,那不过是幻觉罢了。

我也许也要离开了。

查看全文

貌似一次只能发一张,否则chrome会崩溃。

立大x成都的宣讲会海报文字版。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