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一

不喜欢与人说话只是一种过时的防卫机制,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另一个例子中:我认识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孩子,美丽大方多才多艺,但我却一点也不会对她产生爱恋的情感,因为那种不同出身造成的隔阂会无时不刻的出现在彼此之间的交往中。对于陈巴赫,我也会经常产生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却不是来自出身,而是视野与见识,还好,陈巴赫可能是喜欢我(友谊),某时某刻我也会想起她。贫穷给没有给我力量,生活才是。我会回想曾经的生活,找寻塑造自己的每一件事,这让我认识了自己,却还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

两点三十八,我爱的姑娘以及爱我的姑娘,我喜欢的男男女女以及喜欢我的男男女女(应该没几个),他们此时是否也在失眠?

And here i stand in the strangest land,Not knowing what to say or do。

天王

ᕕ( ᐛ )ᕗ

1

到杭州七个半月,这几个月来的日子乏善可陈,所以过得很快。

......这种影响是看不见的,只是当Boss和同事问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在状态。就像在高三的时候,从家里回学校后的第二天作业的错误就会多,跑步的时候就会累,只有处于一种状态的时候才会稳定,生活成了一种封闭式的系统,外界的信息交流总会打乱内部的平衡。这种不稳定的状态即使在七个月的时间内安然无恙,但是......

......伤感的时候看上去就是文艺的。而晓雪纠结的时候不像艺术家,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哲学家。

......可能还会见到几个这样的人,我还是只跟他们吃吃饭好了。


2

上...

一抹

shades of gery

红配绿

hi

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吗?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厚厚的难以穿越的力场之中,像隔着一层厚玻璃。


我是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人,但你传递出来的信息我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那时还是14年的十月底,后来果然很忙,正好可以转移掉掉注意力,虽然每天在公司的时间没有以前那么久,但每天回家之后还是会继续看看工作上的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就听听音乐看看书,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却开始做起梦来,每次都是在奔向你的时候撞在那层玻璃上,嘣!第二天就起床困难,不想吃东西,也看不了书。


我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做一个那种童年的梦,梦里我还没有这么大,梦里有时下雪有时晴空万里,有时是和我妈...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