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喜欢上一个姑娘

我喜欢上一个很忙很忙的姑娘,
早上化妆只用五分钟,每天加班到十一点。
就算我举着一块巨大的牌子站在她面前,
她也不抬头看一看。

我喜欢上一个很懒很懒的姑娘,
宅在家里一待一整天,每天起床到十一点。
就算我带着一本动人的诗集读在她耳畔,
她也懒得去听一听。

我喜欢上一个不那么忙也不那么懒的姑娘,
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偶尔发呆。
我每天都在对她说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好不好。
可她却挥一挥手,赶掉了一只恼人的蚊子。

查看全文

第十三天


昨天跟蓬蒿剧场的曾阳姐姐偶遇,我们聊了一下戏剧,她说过一句话就是戏剧可以让人以另外一种身份去展现自己。我想一切小说和诗歌的意义也差不多吧,除了展现自己还有去获得另外的一种体验。

另外就是她大约三十多将近四十甚至四十出头的样子但依旧可以与比之小十几岁的人们混在一起,能够保持一种有趣的生活,这是我之前见过的所有人中最羡慕的一种类型。希望你也能一直保持有趣,有一个兴趣甚至是一段时间里以之为生,这样才算得上开开心心的活吧。我在有为就很开心因为有志愿者这样的志同道合者也有他们那些纯洁活泼的中学生,人生之中能够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生活哪怕是生活一段时间也是可爱而难忘的吧。



查看全文

北上随笔

现在正好是0:00,2014年8月3日。

上次停靠的是南京站,这列动车最后停靠的南方城市。火车继续开,现在应该过了长江,到了北方。

车厢里的人们被睡意搅得难受,也有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摆弄手机。夏天出行整个列车上充斥这年轻的面孔,这就是唯一的好处,让夜车也不会太沉重。

此刻我想要写些东西,正好耳机里是一首缓慢的情歌,正好。

在今天回到北方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也重逢了许多人。

昨天,不前天晚上去女生宿舍参加夜谈会,被问到了情史,也许是离别的情绪太浓,就由着他们分享了一下自己对那个女孩子的爱意。然后内心充满欢喜和忧伤,心绪难平,只能独自回到房间睡觉。就如D同学写给我的那样:suddenly the sorrow of speration stirs my hreat .

晕晕乎乎的睡了三个小时后被喊起床,拿起所生无几的牙膏和牙刷刷了牙,背着包下了楼,几个人去赶第一辆离开的列车。出门后不久看到一个中学生,姑娘走的脸红红的,把一包石头塞给我,然后却是最正常的告别。里面有封信我拿走了,把石头交给L帮我保管,反正以后总会回来拿。然后几个人就一起向着大桥的方向出发,在还未到大桥的时候就出现了两辆出租车。上车,去火车站。两辆车在路上互相的超越,每次超越的时候都会看到LF和Y的侧影。

进站,等车。看到远处一个小女孩,走过去是C,她跟爸妈一起出门,闲聊几句,再走,上车,前面又是熟人,奶奶带着孙子,又是寒暄,聊天。世界真小,一个车站遇到两拨熟人。车开了。和LY交换位置挨着W坐着,她说你那句“你听见了吗?梦中花开的声音”是不是就已经有事情了?我说不是,不过也挺应景的。对啊对啊,女人的直觉。

车开的时慢时快,我们也时慢时快的聊着,下一站将在上海见到LW。W,LF和Y三人继续北上,留下我们两个人去看LW。

LW变的更瘦而且安静,感觉她过的很艰难,就在晚饭之前去超市旁边的饭店买了狮子头带过去,穷人自然同情穷人。可是在聊天的时候发现,其实她过的很好,可惜我的先入为主了。三个人饭后瞎逛闲聊期待着后会有期。

现在是0:24了,LY醒了,在看手机。然后不时再闭上眼睛。今天就能见到CWY了。WY也会到北京。差不多冬令营的人们就剩下YQ和RC没有再见了。不过这次进京还能看到蔚俊和周唯,曾哥千易二妹二哥和鹏阳,红菲。人来人往,还好有些细微的线彼此相连,不至于在这个世界游走的时候过分孤独。

此刻又想起心爱的姑娘。梦中的花确实开了,曾经如影随形的自私和自卑今天竟然都没有出现,自从喜欢上了她,整个人都仿佛变了。仿佛心中阳光明媚,百鸟歌唱,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但是还是要回北方一次,要参加立大,小伙伴都在等;要回家看看老妈,听老妈的责备;有个婚礼要参加,可是不知道是以男方朋友还是以女方朋友的身份参加,此刻也懒的去纠结这些乡野村俗了。

电池马上就耗尽了。希望能尽快回来,到杭州,找个合适的工作,去金华,思念喜爱的姑娘。不管怎样,我们俩最是会在一起的。

此刻好想火车调头...


查看全文

约稿一篇


此文是约稿...

谈谈今年面试志愿者的感受...

以前都是被面试,现在去面试别人。

去年冬令营收到四十多份的申请,最后只确定了十二位。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因为很多人无法取舍,有几位甚至是用抽签的方式确定的。原来选择多了也很痛苦。但今年夏天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因为暑期时间长,很多学校都组织了社会实践或者其他活动,今夏夏令营的志愿者报名就少了很多。少,就带来了另一种烦恼,如何能使团队发挥最大的力量。这时就要仔细的分析每个人的特点,做到互补。

今年是两期夏令营,初中营和高中营。初中营志愿者要求较强的活动组织能力,能够带营员在玩的过程中收获一些感悟,能顺畅的将活动安排好,在活动中完成“启蒙”的目标。高中营就需要志愿者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能够带领大家较为深刻地认识自己,探究一些比较专业的主题。

但今年的志愿者情况有些复杂,有一些初中营的志愿者其实更适合做高中营,面试的时候就一直纠结。如果劝他们转做高中营,那初中营的团队就可能弱一点;如果维持现状,就担心高中营团队能否做到优秀。最后没有选择去做人员调整,只能在每个团队中去合理安排,让大家优势互补了。

啰嗦半天,终于到了约稿大人想要看到的内容了。那就是面试中的女孩子们。不过不想让他这么早得逞,还是先说一下男孩子们吧!

今年的志愿者男孩子们中有好几位是曾经来过图书馆的老面孔,这些表过不提,说说剩下的几位有为青年。来自海南大学的小伙是14年冬令营志愿者任成的中学同学,帅且有才华,依稀看见了我当年的影子(此处可吐槽);来自大连外国语大学的小伙是我们曾经的志愿者,也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袁老师的学生,曾独创天涯,计划今年夏天步行自浙江前往巴蜀;来自合肥的小伙自冬夏令营面试开始就一直想要来做夏令营,半年之间参加了各种数学竞赛、马拉松等等的比赛,强悍的学霸;还有一位小伙来自大山东,今年大学毕业,经人介绍加入,正准备跨专业考研......

男孩子们就这样优秀,女孩子们也很强大。除了与图书馆结缘已久的几位,新加入的各位也是很强大的。有两位shanshan,一位是长期义工朱辰的老乡,一位是刚离开的长期义工大叔的老乡;还有两位中山大学的姑娘,他们都曾去过类似的图书馆做过短期服务,其中还有一位创业之星;此外还有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还有一位在西班牙留学,也同样是被往期志愿者“诱拐”来的...女孩子们都很害羞,有很多事情不告诉我,就像那为国外留学的同学,简历里面根本就没提过做背包客的事情。所以约稿大人自己去跟人家套近乎吧......

 


查看全文

在图书馆就多聊天


L君是我在济南时认识的朋友,年长我10岁。我们偶尔会见面,有一日见面时说起大学的旧事来。他说大学里有一个老师对他影响颇深,那位老师曾被几十年前的政治风波所伤失去教职,在图书馆里做了管理员。十年前的大学风气依然会更像是大学吧,师生几人聊天聊学问,慢慢的时光流逝十几年,现在那些曾聚在一起的朋友都现在依旧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而生活。说到这里,身为企业高层的L君竟开始感慨和羡慕那些朋友。

这件事我始终记得,也是我来到这个图书馆的原因之一吧。

有人戏谑着说,图书馆管理员是最NB的职业,然后会举出博尔赫斯、毛泽东等的例子。图书馆管理员确实伟大,但不在于这些名人,而在这些如普罗米修斯般显示知识之火的无名前辈。在书架间徘徊,就像在一片黑色森林中行走,森林中满是宝物,但难免跌跌撞撞头破血流。而一把篝火就可以照亮周围。L君的朋友有一位就在乡村中做图书馆,想来是因为乡村的孩童们更需要一把篝火。

我到这个图书馆即将满一年了,越来越感同身受。

豆包走的时候一大群人过来送行,有中学生也有外地赶来的志愿者们,婷婷走的时候有人过来唱歌给她... ...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我们图书馆之所以有这么一大片粉丝全都是因为志愿者们的巨大人格魅力。说“全都是”过分了点,但如果没有这群优秀的年青人,图书馆会冷清许多的吧。

每个周五,初中的小朋友们都被赶出了学校,几个人就会跑到了图书馆叽叽喳喳,然后下午的主要时间就花在跟他们聊天上了。聊天次数多了就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图书馆了。基本上还是因为人:大叔、雪娇、我、冬夏令营志愿者、高中的学姐和学长... ...虽然没有讲什么道理,也没有推荐太多的书,只是陪他们聊聊天就可以让他们喜欢上这里。关于“黑暗森林里的篝火”也就在这慢慢日子里了。这和图书馆的那些活动在我心里是同样的重要。因为周五来的有周末不能回家的住校生。做为初中就住校的自己来说,当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周末跑去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有一个大姐凶神恶煞般,哪还能聊天?对住校的学生,纵容他们在这里瞎逛也好看书也好还是参加读书会啥的也好,有人的陪伴总是好的,而且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过来问你一些问题。

昨晚想了许多,可能是大脑内存不足,开了个虎头,最后剩下一条蛇尾。

希望不管以后图书馆怎样变化,依然可以有人陪陪他们,一起聊聊天,推荐本书,问问答答啥的,不要像这篇短文一样,开了个虎头,留下条蛇尾。

还有,最近有很多人问这样的问题:夏令营什么时候?XX哥哥会不会再来?


查看全文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西瓜少年。

【推荐应用】圈 for android,下载:zhubaoshun.lofter.com/app

如何艺术的哲学的整理书架上的书

理书这事儿呢,干的好就会有艺术感,并饱含哲理。

把还回来的书上架,调整书架上书的顺序,这就是理书基本的程序。

每周平均理书3小时,持续月半有余,从一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到现在的半个多小时。现在几乎手起书落稳准狠。书架上的书的位置在脑子里有了大概的轮廓,加上前台借还书的多了,一些常见的书的位置可以随口而出了。书架上编错索书号的书也改过了大半。

发现一些好玩的事儿:

1.

当我在阅览室里理书的时候大多数小朋友会很自觉的把书放回原处,阅览室也要比平日里安静。这算是“榜样的作用”,还是“心生畏惧不敢造次”?

一种“省事”的方式如果打破了既有的规则,那带来的混乱会更大。小朋友们不按索书号放书回架一部分是不知,一部分是省事,最后图书混乱,需要大量时间整理,找书也有困难。这好似“中国式过马路”:民众对于安全过马路的红绿灯规则的不遵守导致危机丛生。一个监督者的作用是立竿见影的,但治标不治本吧。

2.

今天理书用了一个小时,原因是漫画类的书乱的不成样子,有人按照索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看样子是整理了一半放弃了。我们的索书号格式是“AAA-BBBB”前三位是分类号,后四位是位置号。原本按照索书号整理的时候,书的开本大小各异,小朋友们放书的时候很难自觉的排好,便胡乱放置。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以后理书的时候按照书的大小分栏排列,效果显著。估计是今天有人理书的时候试图恢复原有规则所致。

那这就成了新老规则之间的矛盾。重新编码是一个方法,但新书到馆,原有的编码还是要变,过程繁冗。看样子下一步就只是简化漫画类的索书号了:只留类别编码927,修正一下排列的规则。规则如果亘古不变,也就没有了价值,但规则也很少是推掉重来的,那就跟凭空制造一个世界一样困难。

3.

书按类别编码,有些书既可以分类到这个类别中,又可以分到另一个类别中。分类过细导致同样的两本书被分到不同的类别中去了,看起来很怪异。还有的分类里面的书没有多少相似度。现有的分类标准是在国家图书馆图书分类法的基础上修订的,在实际应用中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有个分类叫做“航空航天”,有个分类叫做“一般科普”,还有一个分类叫做“科幻、冒险”。这些分类法让人头疼。航口航天的书其实也是科普类,而有的科幻奇幻适合青少年,有的就不适合,而且严格来说完全可以分类到中国文学、外国文学中去。

有句耳熟能详的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抛去唯物论的调调,这句话是非常对的,看来任何理论都不是完全就可以直接用的呀。

4.

听摇滚有助于缓解理书带来的疲劳,听民谣有助于发现好书,听古典有助于平情绪。

查看全文

为什么不想写作文?

“为什么你们都不想写作文?”我一开始就向大家抛出这句话。

“我作文不好。”一个男生说。

“我的作文不好”,这算是除了没时间之外排名第二的回答吧。没时间之类的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答案,背后隐藏的原因还是“我作文不好”吧。

“为什么?”我问。

“... ...”

换种方式再问:“请以“小草”为题写一篇作文,你会怎样写,这篇作文不是考试用的,给自己写的。”

“一个名叫小草的姑娘...”“我看到一只小草,过去把它拔掉...”“我会写一大片小草...(“写景吗?”我问)是的,小草春风吹又生。”

再问:“如果是考试,命题作文呢?”

“多少字?有材料吗?”“小草被人踩,然后有坚强的长出来,春风吹又生,借物抒情。”“要体现出小草的精神...”回答很干脆。

如果按照考试的标准,第一次回答的那些答案很难会成为一篇好的作文,大部分会瞬间切换到“标准模式”:先设置一大堆诸如字数、材料传递的意义等限制,然后试着用课堂训练的方式去搜刮好词好句,努力用上诸如借景抒情、借物喻理等手法去表达一些高大上的思想。这样的作文还会是自己的想法吗?当然绝大数情况下不是。

我记得高中写作文老师有个规定是不能用笑话举例,然后我就在作文中用了一个笑话来讽刺了一下某些人,然后就得分很低。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次作文是不多的几次“有些感觉”的作文就因一个不符合标准得分很低。倒是高考作文没有想法罗列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论点考了个语文最高分...

“你们老师怎么教作文?”我明知故问。

“我们老师让我们一个作文写五六遍!”一个小姑娘说。

“可能是让你们锻炼遣词造句吧。”鸿姐补充了一句。

他们老师我认识,有点愤世嫉俗。这个回答让我很意外。

“你们平常写不写东西?”

“没时间...”“我写日记,但不给别人看!”“我小学写作文很好的,现在不怎么写了。”

“你写日记怎么写?”我问那个小男生。

“我不让别人看我的。”

“我不问内容。”

“不一定写多少。”

“会跟作文一样吗?”

“肯定不会。”

“你们看,这就是区别,你们逃不开考场作文的,但是你们可以在平时多写点东西。(不要按照考试的标准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哪怕是一两百字。”

“一两百字怎么够?”有人问。

这时,柯欣怡走了过来,拿着一杯饮品。

“柯欣怡就像一头熊一样走过来,手里捧着一块蜂蜜,边走边吃...”

大家笑了。柯欣怡问了一句:“啥?”

“其实写东西不一定要表达什么道理,这不是考场作文,你可以单纯的写一个景色,也可以表达自己的一段想法,但是要写,这样才不会以后写不出东西来。有很多作家写东西都不是为了表达那些大家都知道的道理的,而是表达自己的看法,除了有时候有字数限制之外是没有其他限制的。”

“我以前作文老厉害了,有一次作文竞赛,我花了15分钟写了一篇,得了第一名!”柯欣怡同学说,“我那天是有了一点灵感。”

对呀,作文言之有物,不是言之有标准。看一本书《全球一流文案》,里面好多文案大师都会提到一个技巧就是写短句,努力让人一眼就看懂。除去文案的功能性要求,这种写法还可以抛弃无用的修辞,另一种程度上也解放了写作者,不用去遣词造句,自然的写作,对于现在的初中生,这也很重要,先学会表达最重要。遣词造句在阅读量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所改变。如果我们无法在考场作文中表达自己,那就在平时写点东西,或多或少都没关系,关键是表达的练习,不要跟我一样,写了一千多字也没表达好。


查看全文

一些小事

(一)

刚去阅览室把还回来的书上架,瞟见放着少年读物的两个书架间过道上放着一堆书,心想又是哪个熊孩子啊就走了过去,看见一个相貌清秀的高中女生在书架上忙活着。

“你干嘛呢”

“在整书吗?”

问了两句都没回答,她摘下一只耳机。

“嗯”

“放这吧同学,这些书上都有索书号的,要按索书号排,我来吧!”

“哦”

她就走了。

(2)

那个周五高三考试,高一高二学生的教室被占用提前放假,阅览室里坐满了人。

我在整理书架,耳机里是《Smell Like Teen Sprint》。

有个姑娘很开心的走了过来,我看她不是很眼熟,我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男生,所以就继续忙活。

“唉,给你一块糖吃!”

我疑惑的看着她,手就伸了出来挑了一块,把手拿回来后她手还在那里举着,不好意思的我又拿了一块。心想,这是以前的小义工吧!

后来才知道雪娇跟大叔都不认识,也没糖吃,哈哈。

(3)

上周抱着书往阅览室里面走,高三的梅同学跟了过去。

见他嘴在动,听不太清晰,就把耳机摘了下来。

他小声的对我说:“我妈不让我看书。”

“为什么?”

“因为她想让我靠个好大学,我妈的同事有孩子跟我一个年级......”

... ...

说了半天,“透露”了一些学校老师之间的“秘密”,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与妈妈的矛盾。

我一边整书一边听。

“我理解我妈妈,但是我赞同他们,我们是两个时代。”

听了这句话我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我不必多说,他只是缺少一个倾听者,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

一会儿他就告别离开了,我继续戴上耳机,这时李志在嘶吼。

当我出来的时候看见他正和一个小姑娘聊学校文学社的事情。

一切都很好。

(4)

这只是在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生的一些小事。

这里的小朋友们(中学生)给我一次机会,一次重新审视过去的机会,他们身上是我未曾有过的思想和经历。我曾经那些关于成长的那些空洞的看法在这里变化,进化。与他们聊天,哪怕是打一个招呼而已,我就会感觉年轻一分。即使离开,这些弥足珍贵的记忆也会跟随我很久。

(5)

还有,一起来整书吧!


查看全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