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本来的样子

在这面突然出现的镜子前,我才发现:原来不管我怎样热爱我的生活,不管我怎样惋惜与你的错过,不管我怎样努力地要重寻那些成长的痕迹;所有的时刻仍然都要过去。在一切痛苦与欢乐之下,生命仍然要静静地流逝,永不再重回。

我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文艺,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嘛!


"what the answer to life ,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

杭州这么大

连一个愿意出来喝酒的人都没有。

此刻
我不关心isis何时被灭。
也不关心中国得了几枚金牌。
只要看看烧烤摊前坐着的男男女女。
看着玉古路上车来车往。

发现伤心没有意义。但很必要。

照顾好你自己。
打车回家睡觉了。

既然爱就不怕受伤害

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该放手还是要放手。
该逃离的还是要逃离。
毕竟世界上没有唯一的真爱,which make me sad.
该妥协的还是妥协吧。
开心就好。
一个人时间久了也会习惯吧,which make me sad again.

“Have you ever been in love? Horrible isn't it? It makes you so vulnerable. It opens your chest and it opens up your heart and it means that someone can get inside you and mess you up.”― Neil GaimanThe Sandman, Vol. 9: The Kindly Ones


照例的2015年回顾

路上跟佳爷聊起我的2015年终总结。我说,2014年有我人生中转折点,从公益圈出来,开始挣更多的钱养活自己。2015年虽然没有完成任何一个14年的目标,但也算有收获,就是跟佳爷成为挚友。而2016,就希望有更大的变化了。就是找个女朋友呗,佳爷说。呃,话说出来就不灵了。。。
这里澄清一个事实:佳爷和我并没有可能。
几秒钟前看了一眼14年的总结,大部分都在写9月之前发生的各种事情。9月来到杭城,自此几无新事,作为一个从小就习惯独处的人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工作虽然更繁忙,经验也有不足,但也顺顺利利的到了2015。
2015年前四分之一还是无法放手那份情感,工作也确实受到了影响,于是抢在4月份...

hard

part 2

高三那会儿,如果不能保持一个亢奋的状态的话,作业和考试就一团糟。

我当时的办法很蠢,拿一张纸,写上自己的名字,划掉。心里暗道:xxx已经死了,xxx已经死了,xxx已经死了。连说三遍,然后抬起头来,再说一句:新的xxx出现了。

这一幕很像《Mad Max 4》里的Nux,I live ,I die ,I live again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是一种自我暗示。在无人的时候会很空虚。

现在这种无力的感觉,偶尔会溜出来。

可能是一个人太久了。

part 1

不喜欢与人说话只是一种过时的防卫机制,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另一个例子中:我认识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孩子,美丽大方多才多艺,但我却一点也不会对她产生爱恋的情感,因为那种不同出身造成的隔阂会无时不刻的出现在彼此之间的交往中。对于陈巴赫,我也会经常产生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却不是来自出身,而是视野与见识,还好,陈巴赫可能是喜欢我(友谊),某时某刻我也会想起她。贫穷给没有给我力量,生活才是。我会回想曾经的生活,找寻塑造自己的每一件事,这让我认识了自己,却还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

两点三十八,我爱的姑娘以及爱我的姑娘,我喜欢的男男女女以及喜欢我的男男女女(应该没几个),他们此时是否也在失眠?

And here i stand in the strangest land,Not knowing what to say or do。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