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终于要过去了

"what the answer to life ,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

照例的2015年回顾

路上跟佳爷聊起我的2015年终总结。我说,2014年有我人生中转折点,从公益圈出来,开始挣更多的钱养活自己。2015年虽然没有完成任何一个14年的目标,但也算有收获,就是跟佳爷成为挚友。而2016,就希望有更大的变化了。就是找个女朋友呗,佳爷说。呃,话说出来就不灵了。。。
这里澄清一个事实:佳爷和我并没有可能。
几秒钟前看了一眼14年的总结,大部分都在写9月之前发生的各种事情。9月来到杭城,自此几无新事,作为一个从小就习惯独处的人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工作虽然更繁忙,经验也有不足,但也顺顺利利的到了2015。
2015年前四分之一还是无法放手那份情感,工作也确实受到了影响,于是抢在4月份...

hard

part 2

高三那会儿,如果不能保持一个亢奋的状态的话,作业和考试就一团糟。

我当时的办法很蠢,拿一张纸,写上自己的名字,划掉。心里暗道:xxx已经死了,xxx已经死了,xxx已经死了。连说三遍,然后抬起头来,再说一句:新的xxx出现了。

这一幕很像《Mad Max 4》里的Nux,I live ,I die ,I live again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是一种自我暗示。在无人的时候会很空虚。

现在这种无力的感觉,偶尔会溜出来。

可能是一个人太久了。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