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遇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动车,终于到达了海边的小城。

小城的公交车是投币的,出门的时候望着一堆硬币发了一会呆也没想起来带上几个,这下可好,幸亏女伴带着零钱,小城的公交车里面挺破旧的,人多,气味很杂,有多日不换的冬衣散发出的汗臭、有地板的缝隙里挤出来的海鲜的腥味、也有粉尘进入鼻腔引起的刺痒。总之,在温柔的阳光下,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

晚上是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之前,我们到了小城中学附近的图书馆,离开这里才没一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回来了。冬天的馆内依旧是冷,只有几盏叫做“小太阳”的取暖扇。朋友们还是很熟悉,只是中午竟没人做饭,不过也好,可以趁此去吃一直想着的面,可是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吃了三碗大...

最后还是照例说一下自己的2015梦想

2014年貌似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纪念的.

2014你的1月,我们做了一期冬令营,那段时间很开心,有些人在14年又见到过好多次。当时不知道以后竟会发生那些事情,只记得阳光很好,大家很美。

2014年的2月,我从山东回到浙江,大年初九那天在济南长途汽车站坐车到东营,东营有一个朋友是大学时一同学双学位的哥们,刚从云南复员回家。那天的车站飘着细雪,北方的雪都有点锋利的边角,落在地上白如沙。当到了东营的时候天很冷,但没有雪,在朋友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是黑乎乎的,霜如刷在墙上的白灰附在所有的固体表面,然后朋友去上班,我就去了车站。在发往济南的客车开动之前有一个白发老人送一个黑发老人上车,两人说...

水池问题

    当我准备写点什么去总结过去的几天的时候已经接近22号的凌晨1点了,看来明天不会醒的足够早,明天晚上也就回来的不够早了.

    过去的一周里,天天早上起的很晚,有一天早早的醒了,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冷的有些烦,再从被子底下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杭州的天气开始慢慢地低了.天冷的时候人就很懒,衣服堆在一旁,许久之前下雨时打的伞还在桌上摊着.对了,说过的明信片已经搁浅好久了.

    慢慢地好多事情都出现了些不好的苗头....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