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艺术的哲学的整理书架上的书

理书这事儿呢,干的好就会有艺术感,并饱含哲理。

把还回来的书上架,调整书架上书的顺序,这就是理书基本的程序。

每周平均理书3小时,持续月半有余,从一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到现在的半个多小时。现在几乎手起书落稳准狠。书架上的书的位置在脑子里有了大概的轮廓,加上前台借还书的多了,一些常见的书的位置可以随口而出了。书架上编错索书号的书也改过了大半。

发现一些好玩的事儿:

1.

当我在阅览室里理书的时候大多数小朋友会很自觉的把书放回原处,阅览室也要比平日里安静。这算是“榜样的作用”,还是“心生畏惧不敢造次”?

一种“省事”的方式如果打破了既有的规则,那带来的混乱会更大。小朋友们不按索书号放书回架一部分是不知,一部分是省事,最后图书混乱,需要大量时间整理,找书也有困难。这好似“中国式过马路”:民众对于安全过马路的红绿灯规则的不遵守导致危机丛生。一个监督者的作用是立竿见影的,但治标不治本吧。

2.

今天理书用了一个小时,原因是漫画类的书乱的不成样子,有人按照索书号重新整理了一下,看样子是整理了一半放弃了。我们的索书号格式是“AAA-BBBB”前三位是分类号,后四位是位置号。原本按照索书号整理的时候,书的开本大小各异,小朋友们放书的时候很难自觉的排好,便胡乱放置。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以后理书的时候按照书的大小分栏排列,效果显著。估计是今天有人理书的时候试图恢复原有规则所致。

那这就成了新老规则之间的矛盾。重新编码是一个方法,但新书到馆,原有的编码还是要变,过程繁冗。看样子下一步就只是简化漫画类的索书号了:只留类别编码927,修正一下排列的规则。规则如果亘古不变,也就没有了价值,但规则也很少是推掉重来的,那就跟凭空制造一个世界一样困难。

3.

书按类别编码,有些书既可以分类到这个类别中,又可以分到另一个类别中。分类过细导致同样的两本书被分到不同的类别中去了,看起来很怪异。还有的分类里面的书没有多少相似度。现有的分类标准是在国家图书馆图书分类法的基础上修订的,在实际应用中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有个分类叫做“航空航天”,有个分类叫做“一般科普”,还有一个分类叫做“科幻、冒险”。这些分类法让人头疼。航口航天的书其实也是科普类,而有的科幻奇幻适合青少年,有的就不适合,而且严格来说完全可以分类到中国文学、外国文学中去。

有句耳熟能详的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抛去唯物论的调调,这句话是非常对的,看来任何理论都不是完全就可以直接用的呀。

4.

听摇滚有助于缓解理书带来的疲劳,听民谣有助于发现好书,听古典有助于平情绪。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