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就多聊天


L君是我在济南时认识的朋友,年长我10岁。我们偶尔会见面,有一日见面时说起大学的旧事来。他说大学里有一个老师对他影响颇深,那位老师曾被几十年前的政治风波所伤失去教职,在图书馆里做了管理员。十年前的大学风气依然会更像是大学吧,师生几人聊天聊学问,慢慢的时光流逝十几年,现在那些曾聚在一起的朋友都现在依旧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而生活。说到这里,身为企业高层的L君竟开始感慨和羡慕那些朋友。

这件事我始终记得,也是我来到这个图书馆的原因之一吧。

有人戏谑着说,图书馆管理员是最NB的职业,然后会举出博尔赫斯、毛泽东等的例子。图书馆管理员确实伟大,但不在于这些名人,而在这些如普罗米修斯般显示知识之火的无名前辈。在书架间徘徊,就像在一片黑色森林中行走,森林中满是宝物,但难免跌跌撞撞头破血流。而一把篝火就可以照亮周围。L君的朋友有一位就在乡村中做图书馆,想来是因为乡村的孩童们更需要一把篝火。

我到这个图书馆即将满一年了,越来越感同身受。

豆包走的时候一大群人过来送行,有中学生也有外地赶来的志愿者们,婷婷走的时候有人过来唱歌给她... ...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我们图书馆之所以有这么一大片粉丝全都是因为志愿者们的巨大人格魅力。说“全都是”过分了点,但如果没有这群优秀的年青人,图书馆会冷清许多的吧。

每个周五,初中的小朋友们都被赶出了学校,几个人就会跑到了图书馆叽叽喳喳,然后下午的主要时间就花在跟他们聊天上了。聊天次数多了就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图书馆了。基本上还是因为人:大叔、雪娇、我、冬夏令营志愿者、高中的学姐和学长... ...虽然没有讲什么道理,也没有推荐太多的书,只是陪他们聊聊天就可以让他们喜欢上这里。关于“黑暗森林里的篝火”也就在这慢慢日子里了。这和图书馆的那些活动在我心里是同样的重要。因为周五来的有周末不能回家的住校生。做为初中就住校的自己来说,当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周末跑去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有一个大姐凶神恶煞般,哪还能聊天?对住校的学生,纵容他们在这里瞎逛也好看书也好还是参加读书会啥的也好,有人的陪伴总是好的,而且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过来问你一些问题。

昨晚想了许多,可能是大脑内存不足,开了个虎头,最后剩下一条蛇尾。

希望不管以后图书馆怎样变化,依然可以有人陪陪他们,一起聊聊天,推荐本书,问问答答啥的,不要像这篇短文一样,开了个虎头,留下条蛇尾。

还有,最近有很多人问这样的问题:夏令营什么时候?XX哥哥会不会再来?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