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随笔

现在正好是0:00,2014年8月3日。

上次停靠的是南京站,这列动车最后停靠的南方城市。火车继续开,现在应该过了长江,到了北方。

车厢里的人们被睡意搅得难受,也有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摆弄手机。夏天出行整个列车上充斥这年轻的面孔,这就是唯一的好处,让夜车也不会太沉重。

此刻我想要写些东西,正好耳机里是一首缓慢的情歌,正好。

在今天回到北方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也重逢了许多人。

昨天,不前天晚上去女生宿舍参加夜谈会,被问到了情史,也许是离别的情绪太浓,就由着他们分享了一下自己对那个女孩子的爱意。然后内心充满欢喜和忧伤,心绪难平,只能独自回到房间睡觉。就如D同学写给我的那样:suddenly the sorrow of speration stirs my hreat .

晕晕乎乎的睡了三个小时后被喊起床,拿起所生无几的牙膏和牙刷刷了牙,背着包下了楼,几个人去赶第一辆离开的列车。出门后不久看到一个中学生,姑娘走的脸红红的,把一包石头塞给我,然后却是最正常的告别。里面有封信我拿走了,把石头交给L帮我保管,反正以后总会回来拿。然后几个人就一起向着大桥的方向出发,在还未到大桥的时候就出现了两辆出租车。上车,去火车站。两辆车在路上互相的超越,每次超越的时候都会看到LF和Y的侧影。

进站,等车。看到远处一个小女孩,走过去是C,她跟爸妈一起出门,闲聊几句,再走,上车,前面又是熟人,奶奶带着孙子,又是寒暄,聊天。世界真小,一个车站遇到两拨熟人。车开了。和LY交换位置挨着W坐着,她说你那句“你听见了吗?梦中花开的声音”是不是就已经有事情了?我说不是,不过也挺应景的。对啊对啊,女人的直觉。

车开的时慢时快,我们也时慢时快的聊着,下一站将在上海见到LW。W,LF和Y三人继续北上,留下我们两个人去看LW。

LW变的更瘦而且安静,感觉她过的很艰难,就在晚饭之前去超市旁边的饭店买了狮子头带过去,穷人自然同情穷人。可是在聊天的时候发现,其实她过的很好,可惜我的先入为主了。三个人饭后瞎逛闲聊期待着后会有期。

现在是0:24了,LY醒了,在看手机。然后不时再闭上眼睛。今天就能见到CWY了。WY也会到北京。差不多冬令营的人们就剩下YQ和RC没有再见了。不过这次进京还能看到蔚俊和周唯,曾哥千易二妹二哥和鹏阳,红菲。人来人往,还好有些细微的线彼此相连,不至于在这个世界游走的时候过分孤独。

此刻又想起心爱的姑娘。梦中的花确实开了,曾经如影随形的自私和自卑今天竟然都没有出现,自从喜欢上了她,整个人都仿佛变了。仿佛心中阳光明媚,百鸟歌唱,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但是还是要回北方一次,要参加立大,小伙伴都在等;要回家看看老妈,听老妈的责备;有个婚礼要参加,可是不知道是以男方朋友还是以女方朋友的身份参加,此刻也懒的去纠结这些乡野村俗了。

电池马上就耗尽了。希望能尽快回来,到杭州,找个合适的工作,去金华,思念喜爱的姑娘。不管怎样,我们俩最是会在一起的。

此刻好想火车调头...


 
评论
热度(1)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