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

我。七岁前没去过县城,高三前没去过市区,大二前没去过另外的城市,大三前没出过省,是一个没有见识和阅历的山野村夫,只不过生活在一个大城市里而已。

一开始我就坐在了一条传送带上,从村里向城里去。从此慢慢地不再讲方言,梦里都是普通话,记不清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收,弄混了村里人的辈分和称呼。

八岁前我跟我爸不很熟,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的秋收过后都会有个人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偶尔我妈会带我一起去附近的镇上,坐在别人的门前石头上晒太阳,自行车停在旁边,我妈给我捉虱子,等太阳快落的时候我们就回家。我还给我爸写过信,写着“我想你”之类的但实际上我是在想那些葡萄干枸杞干之类的。有一天我在村西玩(一般不会去那里),看到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妈从我面前过去,我妈手里还提着两只大白桶:我爸回来了!那两只大白桶里面装着各种东西,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会把里面的小飞机(我爸坐飞机送的航模)、奇怪的盒子(万能表之类的)甚至好看的刀(我爸在外防身用的,怪不得我奶奶一听说我要坐火车就忧心憧憧的)一点一点的拆坏。因为这些东西以及一个不在家的爸爸,我感到很自豪,因为我们家跟其他人家不一样。后来跟爸爸去了一次县城姑姑家,路上都是汽车,汽车里有奇怪的味道,路边都是店,店里有好多吃的东西!关键是我姑父说:自己喜欢吃什么就拿。

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爸说要送我去县城读书,虽然分不清到底是哪所中学,但管他呢,先去了再说,太兴奋以至于在可参加可不参加的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在一个错的考场待了一天。那一年,我被送到了县城,是我们24个同龄人中的2个之一。后来村里的小学成了幼儿园后来又拆掉建起了房子,慢慢的很多人都开始去县城上学了,可是那几千块的择校费依然会有。但好的是冬天是有暖气的,不用烧炉子。

初中最不好的就是回家后不怎么下河洗澡了,小时候最喜欢在各种池子沟里河里泡着了,但是还是没有洗澡的习惯,毕竟哪些地方水一点也不干净。一个月没几次,所以每天很脏,衣服有白色的汗渍。我初中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人,有的让我听周杰伦,有的带我去他家玩、有的被很多人追,有的病怏怏的但是学霸,有的说普通话。一开始的时候我不喜欢跟城里的人玩,他们太厉害了,又高又有好看的衣服。但是在初三的一个早晨,我在学校门口吃早餐,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出来买早餐。我印象深刻,因为她头发上系着一根蝴蝶结,我们县的女孩子没有这样做的,而且她是一个人,比其他人更瘦,一个济南人。

高中,有更多济南人去我们那里上中学,他们总是讲济南话,反正没有人说普通话就是了。他们比我有钱,还会说一些我们不怎么说的词,比如KFC。高中的时候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做一些农活,至少这是他们不了解的东西,他们不知道怎样给猪准备食,也不知道怎么种韭菜。奇怪的是我没有在意这些不同,反正上了大学他们讲的那些东西我也会知道,我没讲的东西他们却不会有机会知道的。

大学暑假一半时间在城里,一半时间在家。因为家里总是会有很多活要干。但在家的时候却没有怠工,我妈天天赶我出去玩,但是玩啥?我跟小时候的那些玩伴已经没有多少能聊的了,再说,又不是春种秋收,谁会在家?无非是到换个地方看电视而已。

毕业后在各个地方跑,离家越来越远。小时候不喜欢南方,因为南方男人娘,女人骚,没有好人,都是做生意的。可自从认识南方人后就没在想起这些莫名的偏见来,甚至喜欢上一个南方姑娘。后来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偏见的:都怪我奶奶天天说南蛮子洋鬼子以及日本鬼子的炮楼...那些都不是种地的老实人干的事。现在发现其实就是我奶奶这个在农村里待了一辈子对城里人的深深偏见转移到南方人头上了而已。反正村里没有南方人。

现在,我在杭州。每天用电脑干活,我爸爸一直不懂我在做什么,我奶奶只是嘱咐我坐火车的时候要看好包,我爷爷让我搞好与领导的关系别得罪小人,我妈一直督促我找个媳妇。这比那些一年见不了两次的亲戚要好的多,他们总会建议你回济南考公务员进国企...

现在,我每天洗澡刷牙。有空调。每天在外面吃。做公交偶尔打车。网购。不用干体力活。现在成了一个城里人。

我妈不再骂我在家不出门或者干活不用心了,但是还是不满意:一直不找媳妇,一直不挣钱,一直不跟家里打电话。

但是我也有担心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家,一张嘴是普通话,拿起镰刀不会用,举起锄头不会使,猪饿的嗷嗷叫,记不清村里的谁该叫大爷、爷爷还是哥哥,有人打电话求工作无能为力,有人背后碎语...那该怎么办呢?

 
评论(2)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