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猫先生(老文,以纪念悲惨的大学生活)

 

今天又遇到了猫先生。

当时我正准备去地超,远远看见猫先生独自一人在食堂门口徘徊,现在食堂开门尚早,猫先生怎么现在就来了?我紧走两步上了台阶,恰好与猫先生打了个照面,猫先生向我展露了他一贯的迷人微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猫先生风采依旧啊,我在心里说。

中国的大学也无非是这样,路边满是落叶的时候,远远望去确实有些凄凉的味道,但路上也是缺不了成双成对的情侣的,胳膊照旧是互相挽着的,一起走在通往食堂或是教室的路上,实在是甜蜜极了。而在傍晚,在从13号楼通往悦园的近路上,来来往往的却只是成群结队的男生,听谈论的内容可以知道是些在游戏中抽身去吃饭的人。就在这条路上,大约在是12号楼的角落,有一处经常停着一辆黑色轿车的所在。不知怎的,我清晰的记得这个地方。

我就是在一个秋天的傍晚结识的猫先生,当我走到那处熟悉的地方时,听见稀疏的灌木丛中有动物激烈打斗的声音,然后我就看见了猫先生,他淡定的看了看被声音吸引的我,转身走了。而我华丽的凌乱在风中,还在回放刚才的画面,诧异于这世界上竟有两只不同颜色眼睛的动物。从此,我认识了猫先生。

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就如女生在文学院是呈堆计数的,而来到了机械学院,便是如数家珍,万一恰好遇到一个柔弱的汉子便就是班花了。猫先生也受到了这样对待,每每看见猫先生出现,总能在他身边看见三四名围观的女生,这种场景发生在南新这样的土地上实在是有点难以置信。这也许是猫先生魅力的所在吧。大约是在几个月后的夏天,我在路上又一次遇到了猫先生,这次有一个男生在用他那粗短的数码相机偷拍猫先生,而猫先生却随意的时走时停,完全是一副好莱坞大腕面对狗仔的样子就如“不靠谱的普”。那次相见从夕阳初斜到夜幕降下,那一次,猫先生和2号楼的宿管大叔差点将一名围观的女子和数码相机男撮合在一起。至今我还在怀疑猫先生怎么会和同样爱好摄影的女生宿舍的宿管大叔有着同样的情趣。这也许就是你我不懂他的世界吧。

此后,几次看见猫先生都是他和大龄的宿管阿姨们商店大娘们告别的场景,原来他还是中老年妇女之友。

其实,猫先生有着不为众人的另一面。

比如他的血统,第一次见到猫先生,我就被他那一双不同颜色的晶莹的眼睛困惑了,因此才会凌乱在风中。他的一只眼是红色的,另一只是蓝色的。知道有一天某飞同学从遥远的大西北告诉我,猫先生是一只狮猫,语气里满是鄙夷。

比如他的性别,我对猫科动物的性别是分不清的,当然除了拉风的狮子除外,虽然猫先生名字里有一个“狮”字我还是经常被他所迷惑,之所以是叫他猫先生这是因为他和南新所有的女生一样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不爱我,而我又不想他是个女子。

比如知名度,猫先生的名声只限于南新这一片小天地,不想东新的满心黄色,不,满身黄色的猥琐兄弟一样驰名于山大六大校区的天空上,出现在官方非官方原创非原创的校内相册中,还曾一度成为微博论坛上的明星,冠名为“山大神猫”之类的名号。猫先生却不是那样的人罢。猫先生虽然经常拦路截食,不拒嗟来之食,但是却不会通过占据课桌而成为话题明星成功上位的。

来了两个围观的小姑娘,猫先生照旧朝他们走去,我也转身去了超市,当我从超市出来,看见猫先生漠然的坐在出口处,当我和他打招呼时,他明显没了热情,可能是没泡上那两个小姑娘的原因吧,我不知道。

马上就离开南新了,不知还会不会遇到猫先生,不过,猫先生的音容笑貌却是难以忘记的。

祝安。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