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削面

直在打嗝,从中午一直持续到现在,不只是从哪一天开始,我便有了这么一个毛病,一旦打嗝就很难停下来,那将是一个持续的煎熬.现在又开始打嗝了,打的嗝中充斥着刀削面的味道,那是我吃过的各种刀削面中最好吃的一种.

      其实写到这里主要就是为了引出这碗刀削面,作为一个蹩脚的写作者,这是一个很难的尝试。这碗刀削面来自于学校对过的清真拉面馆,其实那里有两家拉面馆,同样打着兰州拉面的招牌,说实在的,他们的拉面除了有一家比较咸之外也没有多少差别,甚至比学校两家食堂的拉面差别都要小。而在刀削面上,我是比较喜欢网吧对面的那家,它的汤是红色的,散发着番茄酱的味道,稍稍有些酸酸的味道,作为一个嗜酸之人来说,这一点就充满诱惑,再加点醋,一下俘获了我的胃,感觉就像和燕大侠在杆石桥附近吃的茄汁面一样的味道。而另外一家只是把面条的形状改成了不规则面片而已,一如既往的咸。说起刀削面,我还在学校边上吃过一家。就在学校对过众多的网吧和餐馆之间不起眼的地方的山西面馆,那里的刀削面把山西人的质朴体现的淋漓尽致,大碗、宽面、黝黑的酱盖住了白色的面,味道不错,但是我只在那里吃过两次,因为地理位置不佳,哪里总是一副冷冷清清的场面。不过面很足,那里还有油泼面,因为偶尔看了张艺谋的《三枪》一直纠结于油泼面的味道,但到现在也没有吃过,有空再去吧。除此之外我还在济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吃过一碗刀削面,把咸菜切成细细的长条打底,面片宽度极其标准,长度相仿,吃一口总是不小心夹带着很多咸菜,这也是一家清真面馆,但是却把山东的水萝卜咸菜,俗称的咸菜疙瘩融入其中,我吃得很艰难,因为咸菜实在是太多了。

      刀削面,是我吃过的所有面里面最特立独行的一种,它不像拉面,有一块面团抻几下魔幻般的变化而成,也不像手擀面用刀切成单一的细条。那是有一块面上剥落下来的,看师傅们下刀削面,一手拖住面团,一手用锋利的刀飞快的往复运动,一条条各不相同的面条就飞入了盛满热水的锅里。那个姿势像极了拉小提琴,看长了仿佛也会出现一种优雅的样子,仿佛那口锅就是面前的乐谱,飞翻的刀变成了琴弓,那块丑陋的面团成了精致的小提琴。

     在我眼中,美食和美女是同种地位的,美女不易得,美食却不一定非要花费太多的金钱,世上美食那么多,不一定非要松露和鹅肝才能证明你是一个美食家,街头巷尾的小店里也是发现美食的地方。但是,其实有时候我想如果我有足够的钱的话........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