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

突然发现我以前是很少做晚上的公交车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正坐在一辆没多少人的夜车上,眼镜坏了放在了口袋里。

因为眼镜坏掉了,外面的霓虹灯、车灯、洒在车上的其他灯光像是一个有一个的鲜艳的毛球,这毛球里跳动着禁锢其中的光线。车开着的时候,那些小毛球跳跃、交叉、有的飞快,有的一动不动。坐在车的后部透过前玻璃看出去,外面的世界被一个一个的彩色毛球占据,夜的黑色从剩下的细缝里勉强挤进来,又被车厢里的白炽灯堵在窗口。

那天下雨的时候,窗外的灯光却是另外一种,像是透过显微镜看到的细胞,中间是尖锐的核,外面包着的朦朦胧胧的东西却不像是厚重有质感的浆液,而是一层层的雾。一块一块的移动的光雾包裹着有明显轮廓的硬核互相对抗、融合变成更加奇怪的一团团光雾,外围渐渐地渗透到漆黑的背景里。

正常的晚上,光都是有明显轮廓的,坐在车上(或者站在人群中翻过头顶)看的真真切切,跟平日里没有两样,竟然就跟没坐公交车一样,竟然熟视无睹了。

就是呀,这几个月不是天天都坐夜车上的吗?

比如刚搬到城西的时候,在车上看手机入了迷,竟然坐错了站,一下车就是满城浓厚的桂花香。

比如那天去尝试新线路,坐上车一会儿就睡着了,不但夜景没有看到,醒来的时候甚至司机都不在了。

比如夜里去见朋友,回来的时候随便上了一辆末班车,随便找个地方下车,正好看到回家的那路末班车驶过来。

比如那天在不同城市坐了两次夜车,第一辆是从她学校门口上的那一辆,车上有好多刚刚告别的男男女女,大家都沉默着盯着漆黑的玻璃。回到杭州坐了第二辆,在深夜空无一“车”的路上,夜车如低空飞过的客机,十几分钟就飞到了终点站,车窗外的光都被拉直了,车里电视的画面也显得诡异起来。然后几天里就莫名其妙会在想起一个名字的时候脑海中蹦出另一个久远的印象模糊的名字。


 
评论
热度(1)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