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是照例说一下自己的2015梦想

2014年貌似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纪念的.

2014你的1月,我们做了一期冬令营,那段时间很开心,有些人在14年又见到过好多次。当时不知道以后竟会发生那些事情,只记得阳光很好,大家很美。

2014年的2月,我从山东回到浙江,大年初九那天在济南长途汽车站坐车到东营,东营有一个朋友是大学时一同学双学位的哥们,刚从云南复员回家。那天的车站飘着细雪,北方的雪都有点锋利的边角,落在地上白如沙。当到了东营的时候天很冷,但没有雪,在朋友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是黑乎乎的,霜如刷在墙上的白灰附在所有的固体表面,然后朋友去上班,我就去了车站。在发往济南的客车开动之前有一个白发老人送一个黑发老人上车,两人说着家长里短,说着今天你回去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这时候我的手机又不工作了。等我摆弄好之后是几条未读的短信,来自一个女孩子。手机一直断断续续的罢工,有一些短信也没法回的很清楚,在坐上回杭州的动车之前终于在KFC里用一把水果刀修好了它,但有些事情只靠短信也没法说的很清楚。

路过杭州的时候正好下着雪.走在雪水之中,脚有些冰凉,入住旅店的时候是晚上八九点的样子,住了一晚就回到了三门。

2014年的7月24,喜欢上一个姑娘是在三门的一条河边。那天是《后会无期》的首映,大家在电影院听完整个主题曲。那天回来的路上充满了雨季的躁动。那天离我离开还有9天。9天内回到了少年时代,爱情的困扰让人沉浸于莫名的忧伤之中,每天在夏令营、立人大学、她之间颠倒,夏令营到处是她,立人大学也会是她,她却真的会出现在我面前。有一天中午跟她坐在一块,我说,即使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坐着就十分美好,她那时候笑了。

8月在北京,每天都会写当天的感受,关于北京、关于立大、关于爱情。8月的一天晚上,我们一群人骑车去三联书店,从天安门前骑过的时候正是深夜十二点,长安街的自行车道很宽,十几个人可以并排着骑过去,那时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的不真实。那些天认识了好多有趣的小伙伴,见到了很多偶像级的人,但是也翘了好多课去找明早离开北京的女神朋友、跟一直未见的公益圈的朋友吃东北菜、跟大学里一起喝茶的朋友在南池子大街的某个院子里扯淡。

8月回了家,到处都是高高的玉米,在猪圈旁白的吊床上坐了一下午,风往南吹的时候带着羊骚味和猪粪味,周围没有蝉鸣,只有偶尔的狗吠和千百只鸭子呱呱的背景声。我坐在那里半睡半醒,看着一只硬币大的蜘蛛在一旁结网。当我被我妈骂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尾巴了,作为一个无业游民,在村子里是没法获得承认的,所以明天就走吧。

反正是无业游民,虽然没钱,但有的是时间。先到济南,跟大学的一个同学在咖啡馆聊了一下午,花掉了一些“科研经费”吃了一顿家乡饭。第二天跟一大哥在他的住处聊了一会儿,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那个月的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还以为不过是关几个分馆而已,人怎么会抓呢?所以当天晚上跟一妹子吃完串儿在大明湖边溜达的时候只讨论了一些关于理想的话题。离开山东最后一站是济宁,一个灰蒙蒙的北方城市。那里的小伙伴很豪迈,那天一起啃羊腿的姑娘后来回到了三门一段时间,那天忙忙碌碌的职业女强人现在仍然走在职业女强人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婚。

2014年9月,我来到杭州,开始工作和生活。当时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正好一个认识两年的朋友与我同时来到杭州,中秋节没吃月饼,却是跟她以及她教会中的兄弟姐妹一起过的,当晚很开心,听了一些故事,当时聊起立人的时候人还是自由的呢。杭州还有很多人要拜访,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因为工作繁忙,而且也喜欢那种被工作包围的感觉。

11月的时候终于有时间见了喜欢的姑娘一次。晚上坐火车回杭州的时候心情还算正常,回到杭州已是深夜,坐着低空飞行的公交,心里慢慢地凉了下去。她还是对我笑,但明显的隔阂如透明的厚玻璃,这种忧伤是带着寒气的,我养的那盆薄荷慢慢地开始枯萎,慢慢地失去了活力。有一天我又买了一株,带到公司,现在长得生机勃勃,所以爱上工作更容易一些。上下班听着音乐,看着Kindle,回来玩会儿游戏或者直接忙工作直到一点多甚至两点。但她的名字跟少年时代喜欢的另外一个名字交叉在了一起,偶尔会冒出来,却是同样的脸,直到把电脑壁纸换掉。

2014年12月,生活无新事,只是没有钱和没有女朋友让我妈很担心。

最后还是照例说一下自己的2015梦想:1.成为周露丹的男朋友;2.小影能成为一款千万级的应用。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