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遇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动车,终于到达了海边的小城。

小城的公交车是投币的,出门的时候望着一堆硬币发了一会呆也没想起来带上几个,这下可好,幸亏女伴带着零钱,小城的公交车里面挺破旧的,人多,气味很杂,有多日不换的冬衣散发出的汗臭、有地板的缝隙里挤出来的海鲜的腥味、也有粉尘进入鼻腔引起的刺痒。总之,在温柔的阳光下,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

晚上是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之前,我们到了小城中学附近的图书馆,离开这里才没一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回来了。冬天的馆内依旧是冷,只有几盏叫做“小太阳”的取暖扇。朋友们还是很熟悉,只是中午竟没人做饭,不过也好,可以趁此去吃一直想着的面,可是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吃了三碗大排面。

婚礼很热闹,见到了几乎所有的大朋友,新郎很忙,礼物都没能直接给他,后来还是带了回图书馆。婚礼上有好多小朋友,所以场面有些混乱,不过新郎新娘还是很幸福的,不过要是我结婚,肯定不会搞这种婚礼了,还是自助餐式的省事一些。婚礼结束后几个人要准备去新郎家的KTV唱歌,但是周五没优惠也没人请客最终还是算了,也没有去闹洞房。回到馆内有个小朋友在看《东京食尸鬼》,不过她坚持叫《东京喰种》。婚礼还是很开心的,新郎在从岳父手里牵过新娘的手的时候音乐很动人,莱昂纳多·科恩和诺拉·琼斯的嗓音在吵闹的人群上空盘旋。

第二天起床太晚,睡前看了一会工作的东西,上次出去玩,两天没有怎么去看工作上的事,一上班差点忙死。起床后去理了个发,小时候两块五吧,那天却花了二十五,不过理发店旁边的麻辣烫还是老味道,同来的姑娘婚礼当晚就回去了,要不可以一起来回味这里的麻辣烫。下午不出意外的遇到了小我九岁差一天的姑娘和“偶尔”路过的少年,他们那些新鲜的高中生叽叽喳喳,跟上初中的时候一样。不过我现在很难再写出你说的那种“水灵灵”的文字了,因为现在的生活变得与往日不同。

第三天要回去了,第三天也是一个美好的晴天。下午看到那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又一个人来借书了,她爸妈把车停在外面,小小的自己一个人到馆内借书还书,看的人心里都融化了。下午收拾好行李后被一个熟悉的小小姑娘黏了半天,再无聊的游戏在她眼里都是那么有趣。她妈妈来接她的时候我也该走了,走的时候那帮家伙还在办公室讨论工作。

路上遇见了第一次来这个小城时认识的少女,看着风风火火的,问起进来的情况,她说一般。一般已是很好了,时间不多,一个去准备考试,一个去找辆空的出租车。她现在不怎么联系我了,看来是真的长大了,可能世间存在那种名为缘的东西,现在我和她的那个有跟新桓结衣一样的温暖笑容的表姐关系变得很尴尬起来。

去火车站涨到了三十,唉!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