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吗?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厚厚的难以穿越的力场之中,像隔着一层厚玻璃。


我是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人,但你传递出来的信息我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那时还是14年的十月底,后来果然很忙,正好可以转移掉掉注意力,虽然每天在公司的时间没有以前那么久,但每天回家之后还是会继续看看工作上的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就听听音乐看看书,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却开始做起梦来,每次都是在奔向你的时候撞在那层玻璃上,嘣!第二天就起床困难,不想吃东西,也看不了书。


我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做一个那种童年的梦,梦里我还没有这么大,梦里有时下雪有时晴空万里,有时是和我妈有时是跟我弟弟也有的时候是在学校,不过总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梦里是感觉不出冷热疼痛的,慢慢地梦中真实的部分越来越小,只留下莫名其妙的人或者事,慢慢的梦境失去了逻辑,最后模糊了起来,只留给第二天早上的回味,有时渴望再一次做梦,有时是挥挥手去赶掉一些事情。


但很奇怪的是最近做的一个梦,梦里想到去验证一切是否只是一个梦(往往这时梦会突然结束了),自己掐了自己一下,模糊的痛感从身体某处传过来。也没有那层厚玻璃,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最后我对你说下周见,然后就在车上睡着了。但第二天开心的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现在不是梦里的秋天而是冬天了,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梦远比现实的故事来的可爱,须臾之间就可以穿越时空安排剧情,无需熬人的等待、试探与臆测。即使梦境破碎或者结果不如人意,但都是已经确定的,就像铁轨上的列车,虽然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样的景色,但事情的发展不会总是按部就班。所以当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上一夜的梦只剩下难以把握的感觉,或是沮丧或是开心,即使是那个骗了自己的梦,第二天早上回想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那种模糊的痛感甚至没有现实中冷风吹拂脸面更让人记得住。


最近想起你的频率越来越多了,年前还以为会见到你一面,看来机会是微乎其微了。也许今天就会梦见你,再一次练习表白。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