ᕕ( ᐛ )ᕗ

1

到杭州七个半月,这几个月来的日子乏善可陈,所以过得很快。

......这种影响是看不见的,只是当Boss和同事问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在状态。就像在高三的时候,从家里回学校后的第二天作业的错误就会多,跑步的时候就会累,只有处于一种状态的时候才会稳定,生活成了一种封闭式的系统,外界的信息交流总会打乱内部的平衡。这种不稳定的状态即使在七个月的时间内安然无恙,但是......

......伤感的时候看上去就是文艺的。而晓雪纠结的时候不像艺术家,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哲学家。

......可能还会见到几个这样的人,我还是只跟他们吃吃饭好了。


2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厚厚的难以穿越的力场之中,像隔着一层厚玻璃。

梦里我还没有这么大,梦里有时下雪有时晴空万里,有时是和我妈有时是跟我弟弟也有的时候是在学校,不过总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梦里是感觉不出冷热疼痛的,慢慢地梦中真实的部分越来越小,只留下莫名其妙的人或者事,慢慢的梦境失去了逻辑,最后模糊了起来,只留给第二天早上的回味......

年前还以为会见到你一面,看来机会是微乎其微了。


3

2015-02-21

那天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4

上周的时候我决定在这个周末去一趟J城。

热闹的人群如风裹挟着疲倦的行李箱飘过来飘过去。火车站门口有个姑娘在那里吸烟,身着宽大的黑袍样的外套里面是黑色的长T,头上戴着深灰的宽檐帽......

......公交车上有几个看起来是年轻的学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我这次来J城其实也没有见什么人的计划,只是跟她吵了一架,两个人冷战,憋在省城也是没处想去,随便找个城市去看看,哪想正好是这个来过好多次的J城,到了J城也没有什么计划,随机跳上一辆车......

......校长是个好大喜功的家伙,一上任就乱起名字,还在草坪上种树,做些煞风景的事情。

南方的姑娘都是瘦瘦小小的,偏偏还喜欢扎堆走路。

......有一种世界在露气的感觉,我突然有话想要说,勉强站起身来,扶住她的肩膀。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