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不喜欢与人说话只是一种过时的防卫机制,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另一个例子中:我认识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孩子,美丽大方多才多艺,但我却一点也不会对她产生爱恋的情感,因为那种不同出身造成的隔阂会无时不刻的出现在彼此之间的交往中。对于陈巴赫,我也会经常产生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却不是来自出身,而是视野与见识,还好,陈巴赫可能是喜欢我(友谊),某时某刻我也会想起她。贫穷给没有给我力量,生活才是。我会回想曾经的生活,找寻塑造自己的每一件事,这让我认识了自己,却还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

两点三十八,我爱的姑娘以及爱我的姑娘,我喜欢的男男女女以及喜欢我的男男女女(应该没几个),他们此时是否也在失眠?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