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下过雨

周一一天都没出门,因为下雨。

雨倒是不大,淅沥沥的飘着,小时候下雨的时候大人们也不去农田,所有人都懒懒的聊天打牌。农村没有周末,下雨天,就是农村的休息日。

我躲在床上不想动,拿着手机看一部电影,《Her》。

失恋的忧郁中年男人竟爱上了自己的操作系统。

电影很好,很文艺,也很科幻,音乐很好听,是我喜欢的一支乐队配的。

唉,想起曾经在上海的草莓音乐节上被人搭讪,“看你听的好忧郁啊”,当时在听一位台湾音乐人在弹一首跟这部电影里的音乐一样带着淡淡忧伤的曲子。恍恍惚惚的更不想出门了。

看完天黑了。

雨淅淅沥沥的在门外窗外飘着。

 

周二的中午终于决定出去。

这条路走了好多次,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前面就是海游桥了。

一抬头,南山烟雾缭绕,像极了北方刚打开锅盖的蒸锅,馒头一样的山被白色的蒸汽裹着。

啊,真漂亮!

作为一个土包子,“美”这个字真是难说出口,上次说某个地方美是2012年的7月。

 

动车在一个又一个的隧道里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小段黑暗间隔中,我被三门的山震呆了。

哇,真美!

土包子进城一般。

后来在三门的一个公益图书馆里度过了难忘的七八天。第一次跑到南方来,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当时图书馆还叫立光。

后来的一个三月,辞了职,来到图书馆做了一段时间短期志愿者。

来的时候路过上海,上海交大校园里下着雨,我、霄汉、曾哥三人在樱花树下合影,说着或有可能在三门再聚,却相聚渺无期了。

不过看到豆包又胖了,还是很开心的。

再后来,就决定来做一年长期了。我来时豆包已经走了,济南的那群人就剩下我一个。

还是很开心,因为认识了好多好多的新朋友。

他们像这些山一样,守护着小镇少年。

 

走过了桥,山渐渐被楼房遮挡住了,街道上人多了起来。

一个个擦肩而过,就像曾经来过的志愿者们,来来往往,因此小镇有了无限生机。

其实我是一个不喜交际的人,却喜欢每一个遇到的志愿者。

一群散落在人间的精灵,因着小小的图书馆而来,我都开始羡慕本地的少年们了。

有幸相识,以待相知。

但何时再相聚?

 

天慢慢晴了,缭绕在山上的白雾慢慢淡了。

我回去了,还有一本书没看完。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