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画的诞生

手持一只秃毛画笔,其实是拿来涂胶水的那种劣质油画刷子,蘸一下水就会被拔掉两根毛的那种。

用的颜料是一瓶“一支笔”黑墨水,旁边放着一个红红的矿泉水盖子,里面是水。

定气凝神,仿佛心中竹成。

一笔划下,纸上留下一块黑乎乎的墨迹,要画啥来着?不知道啊,又没学过画画,那你画个屁啊!

再涂一笔,再涂一笔。

咦?像是张大千水墨荷叶的感觉,不过这丫一点也不像,看着这滩零乱的墨迹,心中后悔,白浪费了一张纸。

继续画吧,蘸点水,颜色稍微淡了点,再涂几笔,来点感觉了,那就再涂几笔。反正这张纸是废了。

恰巧有支红色中性笔,涂在卫生纸上,蘸点水,涂啊涂,冒充是花。

OK,成了!

哇~我原来这么厉害!

 

再拿一张纸,继续画!

妈的,这是啥啊!

继续涂!

换种颜色继续涂!

晾干!再涂!

算了,扔了吧!

 

咦!跟这幅有点像唉!

马克·罗斯科的《Orange, Red , Yellow》。

垃圾没倒吧!

啥?倒了?我的抽象表现主义大作啊!



 
评论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