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终于要过去了

"what the answer to life ,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

杭州这么大

连一个愿意出来喝酒的人都没有。

此刻
我不关心isis何时被灭。
也不关心中国得了几枚金牌。
只要看看烧烤摊前坐着的男男女女。
看着玉古路上车来车往。

发现伤心没有意义。但很必要。

照顾好你自己。
打车回家睡觉了。

既然爱就不怕受伤害

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该放手还是要放手。
该逃离的还是要逃离。
毕竟世界上没有唯一的真爱,which make me sad.
该妥协的还是妥协吧。
开心就好。
一个人时间久了也会习惯吧,which make me sad again.

hard

一抹

shades of gery

 6

红配绿

 
© 朱宝顺 | Powered by LOFTER